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别在我手下搞小动作

第六十一章 别在我手下搞小动作

        “那你想怎么样?”程京妤声音发抖:“会杀了我吗?”

        她望着面前的傅砚辞,仿佛看到了前世死前站在自己身前居高临下的场景。

        他眼中有冷,有逼迫。

        唯独没有放过。

        “杀了你?”傅砚辞扬唇笑了一下,分外英俊好看:“看你听不听话吧。”

        他将程京妤散在耳鬓的乱发拨到了耳后,指腹又捻了一下她的耳环。

        这幅样子实在可怕,程京妤害怕地瑟缩了脖子。。

        她不知道心情不好的傅砚辞原来是这样的,会露出爪牙和利齿,衔住猎物的咽喉不放。

        “我——”话还没说完,程京妤感到傅砚辞又压下来,拨开她的衣领,在她的锁骨处咬了一口。

        她瞳孔一睁,难以置信傅砚辞竟然如此大胆!

        程京妤扬起手,手掌往傅砚辞脸上一掴,恼羞成怒:“你干什么!”

        咬她嘴唇就算了,还咬她的锁骨。

        万一被人看见了,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猫爪挠人似的。”傅砚辞抬起脸:“记住了,别在我手下搞小动作,任何一种都不行。”

        既然是程京妤招惹过来的,那傅砚辞有一百种方法让她不能全身而退,关键在于他想不想做罢了。

        程京妤觉得屈辱:“即便我们之间有交易,你也不能这么无耻!”

        她果然是将傅砚辞看的简单了,他根本不是什么需要依靠她的柔弱质子。

        甚至若是傅砚辞要做什么,她根本拦不住。

        她有点后悔自己招惹了傅砚辞,可是到了此时,再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能。

        不愿意嫁给聂文勋,她要救父亲哥哥的路就只有一条。

        那就是傅砚辞。

        一瞬间,方才对傅砚辞的那些心软和关心都化为乌有,掌心的两颗桂圆滚落在地。

        司珏出现在回廊边,见前面两人贴的极近,他不敢抬眸:“殿下,该入场了。”

        萧圣高已经在往这边来。

        傅砚辞松了力道,程京妤转身时眼中泪花一闪,跑着离开了回廊。

        他蹲下身,捡起地上的两颗桂圆。

        司珏走近:“殿下,郡主怎么了?”

        被惹急了,但没想到会哭。

        傅砚辞望着手中的桂圆,抿着唇,方才那些莫名的戾气消散一空。

        他情绪确实不好,对着程京妤发脾气也是莫名。

        脸上被她掌掴的地方不痛,反倒很凉,她穿的少,手都冻成冰似的。

        当真被吓到了吧,方才那神情显然如同见了猛虎。

        可是怎么办,他还有更多的阴暗面,会一一被剥开,到时候的程京妤会是什么表情?

        她不过是一个天之娇女,被众星捧月长大的小郡主,她根本不知道弱肉强食的大靖是什么样的。

        将来若是有机会见识,她一定会比现在更惊慌失措吧?

        收敛了情绪,傅砚辞将桂圆拢在手心:“走。”

        **

        程京妤掉眼泪不是被吓的,而是气的。

        她还不至于被这种事吓到,傅砚辞这个人的心机深沉她明白,她只是不知道他连他自己都能设计进去罢了。

        只是傅砚辞方才的动作,确实带着轻佻,让她感觉到了羞辱。

        “郡主!你又去哪里了?!不是说要暖手吗,一会儿就跑不见了,瞧瞧你这脸,嘴唇都紫了!”

        春华气的不行,总觉郡主最近瞒着她在做些啥小动作,暖手只是个托词而已。

        程京妤脸色不好,原本想直接进去,可是身后李德全的声音已经传来。

        “陛下到!”

        一回身,就见萧圣高和她爹比肩走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大臣。

        “瞧瞧,京妤这是又跟谁置气了吧,满脸不高兴呢。”

        程京妤忙行礼:“拜见陛下。我可没有,我只是出来吹风。”

        “外头风这么大,朕倒是好奇你站这冷不冷。”

        萧圣高虽然笑着,视线却从程京妤方才出来的回廊收回。

        他进门就看见了,程京妤是从那里过来的。

        而那处有荷塘,风这么大,她穿着单薄跑去那里,自然很令人疑惑。

        程京妤心底咯噔了一下,怕萧圣高找人过去看。

        若是发现傅砚辞在那,只怕更是会为难上。

        程玺看了她一眼,目光带着打量。

        他才离开没一会儿,这丫头又闹了些什么。

        他清楚萧圣高的性格,多疑不说,对他们程家也是防备。

        方才去上书房述职,从言语中能听出来,皇帝对他们已经有些忌惮了。

        程京妤:“陛下连京妤吹风都好奇上了,我还好奇你跟爹爹说什么了呢。”

        “京妤!”程玺呵斥她:“没大没小,朝政也是你能参与的?”

        程京妤撇撇唇,不情不愿跪下来:“陛下对不起咯。”

        这幅骄慢明明不肯服输的模样,是她熟悉的性子。

        萧圣高被打了岔,一时接不上方才了:“起吧起吧,朕说要怪罪了么?也就你爹大惊小怪。”

        “就是,”程京妤委屈巴巴:“爹爹刚回来就教训我呢,让我少给陛下惹事儿,京妤给您惹事了吗?”

        几句看似无心的话下来,表明了程玺在府里对程京妤的教导要以皇帝为重。

        萧圣高瞬间便高兴了,指着程京妤的鼻子,装严厉:“你呀!”

        “就是个泼猴,姑娘家的性子,还没她哥安静呢。”

        程玺赞赏地看了程京妤一眼,嘴上却还是训诫。

        “无妨,姑娘家调皮一些,旁人欺负不了,不过....”萧圣高停顿了一下:“调皮没什么,心思不正却是不行。”

        他意有所指,程玺赶紧说:“娇娇自小性子是与京妤不同,不过也没有坏心思,陛下,她罚也罚了,能否卖给臣一个面子,由臣带回去教导?”

        程京妤心下嗤了一声,不过也早想到了这一天。

        程娇娇好歹还是侯府的二姑娘,她爹不会任她留在宫里的。

        而且她还不知道萧圣高的心思么?

        这人就是要个台阶下来,还得她爹去搭梯子。

        忍着心底的冷笑,她站在一边看戏。

        果然,萧圣高立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小打小闹,罚了大半个月倒也是够了.....”

        “是啊陛下,皇后娘娘好歹是国母,此次这禁足也已经小惩大诫,说到底还是因为京妤惹出来的事,您卖臣一个薄面,就不要计较了。”

        说完又看了程京妤一眼。

        程京妤知道她爹的意思,虽然对郁旎秀和程娇娇深恶痛绝,可是她知道这次还弄不死人。

        倒不如卖个人情,看她们继续作死。

        想到这,程京妤又福了一礼,装的乖巧懂事的模样:“陛下,娘娘凤体重要,千万不要为了京妤伤了您的夫妻情分。”

        今日的程京妤懂事的过分,萧圣高非常满意。

        “既然这样,李德全,去请皇后过来参加宫宴吧,还有程娇娇,也带出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