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咬了下来

第五十九章 咬了下来

        程京鹤敏感地瞪向程京妤:“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好哥哥真多?

        这人是谁,程京妤除了他哪里还有什么好哥哥??

        程京妤面色尴尬:“他……胡说八道的,我只有一个哥哥,不就是你嘛。”

        她企图蒙混过关,又因为傅砚辞的哥哥两个字烧红了脸。

        联想到自己那日扑到傅砚辞的马车旁叫出来的那句砚辞哥哥,臊得慌。

        她当时为什么就脑子不灵光,脱口而出这一句了呢?

        程京鹤将信将疑地从傅砚辞身上收回目光:“他就是那位大靖质子?”

        他离京将近两年,对京都的流言听过一些,不过了解不深。

        只知道萧圣高为了控制大靖,跟对方讨要了一个质子过来。

        并且百般刁难,不大给面子。

        而他这个妹妹又向来以太子为重,太子不喜傅砚辞,因此闹得不大好看。

        可又听说她最近改了性子,跟皇后太子过不去,跟聂文勋走的近。

        一时间,程京鹤也只觉得乌烟瘴气。

        他有心要训诫妹妹几句,但是太久没见,对方撒个娇他投降了,哪里舍得。

        正想着,又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郡主在京都的好友可真是不少,文勋看着都眼红呢。”

        是聂文勋那熟悉的调笑。

        他今日穿着一身有着红色点缀的袍子,整个人显得清逸俊秀。

        程京鹤看他腰间坠着代表大周的玉坠,哪里还会不知道这人是谁,忙见了礼。

        “文勋太子,久仰大名。”

        聂文勋刚想回话,目光一扫,旁边萧逸匆匆走过,还带着一声细微的冷哼。

        显然是还没消那晚,程京妤挡了他与陈意礼打结识的事。

        “五殿下!走这么快做什么,等等本宫。”聂文勋追了上去。

        直到落了座,程京妤还探头到隔壁桌与程京鹤叽叽喳喳。

        对程京鹤来说,只是好久没见妹妹。

        但是对程京妤来说,却是隔着生死再见的至亲。

        所以在场所有人都偷偷地投了视线过来打量。

        平日里那个嚣张跋扈的小郡主,今日打扮的俏皮清丽,举手投足都是风情。

        却带着一抹小家碧玉的娇嗔,跟旁边桌的男子攀谈甚欢,不时还笑出声。

        一双纤纤玉手,还剥着桌上桂圆,不时递过去一些。

        而那男子则细心听着,偶尔摸一摸她的发顶。

        谁见过和硕郡主这般讨好人的模样??

        即便是萧蘅,从前也只有他给郡主剥桂圆的份。

        “世道真是变了,程郡主竟然有如此体贴的时候!”

        “那个男子瞧着面生,究竟是哪家大人的公子啊?”

        “坐在王孙侯位上的,不是哪位王爷的儿子吧?”

        底下议论纷纷的,都是些官职不大的年轻官员,还有些如聂文勋傅砚辞这样别国来的,都不认得程京鹤。

        而那些认识他的老臣,包括程玺,此时都去了上书房,见皇帝去了。

        程玺程京鹤父子回来的突然,他们是将大军留在了都城外,率先赶回来过年的。

        因此朝中的人斗都还不知道程玺回来了。

        更不会知道坐在位子上的人就是程京鹤。

        因此,在程京妤沉浸在哥哥回来的喜悦时,四处的流言已起。

        程京妤又一次将桂圆肉递给程京鹤时,一道青色身影站起来,去了殿外。

        她那桂圆肉最终没放进程京鹤手掌,而是掉在了桌面。

        “京妤?”察觉到她在走神,程京鹤奇怪:“说着话呢,怎么了?”

        “没有。”

        傅砚辞的袍角消失在视线,程京妤收回余光,轻蹙了一下眉心。

        她总觉得傅砚辞看起来似乎不大开心。

        会不会是母亲忌日快到了,所以他情绪难好。

        不然方才也不会有那句冷嘲。

        程京妤坐不住了,离开宴还有一会儿,她想了想,捂住了肩膀:“哎呀。”

        “怎么了?”程京鹤紧张他的宝贝妹妹:“哪里不舒服?”

        “衣服带子似乎散了,春华,陪我去偏殿整理一番。”

        春华信以为真,忙扶过自己柔弱的郡主,去了殿外。

        一出门,就见男扮女装的夙乙穿着宫里的宫女服,站在一根柱子旁,朝某个方向一指。

        程京妤嫌他出入皇宫太招摇,因为上次就已经有人说了,她身边总带着个侍卫,以为是她养的什么男宠。

        更何况还有她爹她哥在。

        夙乙的身份有点说不清楚,怕到时候是个麻烦。

        她今日留了个心眼,非摁着夙乙上了妆,打扮成了小宫女的模样塞进来。

        虽然夙乙万般不情愿,但是最终屈服在了雇主的淫威之下。

        程京妤一出来,他就知道她要找谁。

        因此指了傅砚辞离开的方向。

        春华奇怪:“郡主,不是去偏殿吗?夙乙指哪里?”

        “春华乖,去给我找个暖手来,我手冷。”

        她今日穿的确实单薄,一双手很凉。

        春华半信半疑:“可你要去哪里?”

        她当然不能说去找傅砚辞,春华这个丫头胆子小,要是知道她与傅砚辞私下达成了某种交易,说不定会晕过去。

        程京妤想了想:“我透透气。”

        “可是——”

        “快去吧姑奶奶,”程京妤将她往偏殿推,吓她:“冻死你主子了,你也得陪葬!”

        春华哪还敢耽误,忙不迭撒开脚丫跑。

        “守好啊!”程京妤交代了夙乙一句,转身去了回廊。

        还是上次的地方。

        联想自己上次在这喝醉了非说自己是蘑菇,她就感到一阵羞耻。

        傅砚辞竟然就抱臂靠在廊柱下,远眺着廊下的荷塘。

        冬日荷花破败,配上他今日一身青衫,竟然有种两重天的错觉。

        一边是冬日的萧条,一边是春日清爽。

        听见脚步声,傅砚辞微微侧过脸,不过侧脸冷凝,明明面无表情,程京妤却能觉出他的不爽。

        庙会之后,是第一次这样单独见面。

        程京妤有些惶惶。

        “来这干什么?”

        没想到是傅砚辞先出声。

        方才在殿里与别人相谈甚欢,他不懂程京妤又突然跟过来做什么。

        今日风大,程京妤的衣带被风翻飞,隐约的脂粉香也铺面而来。

        走到傅砚辞面前,她双眼闪着清澈的彷徨:“你怎么了?”

        捏紧手心,她手心有两颗很大桂圆,刚刚趁哥哥不注意抓的。

        刚想伸出手去,问傅砚辞吃不吃甜的。

        都说吃甜的心情会变好。

        然而手还没伸出去,她的脖颈被人却被人握住。

        紧接着,整个人被甩在了廊柱上,背紧贴着柱身。

        傅砚辞俯下身,咬了下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