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郡主的好哥哥可真多

第五十八章 郡主的好哥哥可真多

        程京妤服了,她爹的变脸速度可真快啊。

        但是她眼睛还红彤彤的:“爹!”

        程玺搂着闺女,叹了口气:“你跟她们斗什么,侯府整得乌烟瘴气的。”

        他自然知道姜素白不是好相与的人。

        起初将程京妤放在侯府他也不放心,但是总不能带去战场。

        因此只能狠心抛在家里,心里却是愧疚的。

        今年也是紧赶慢赶,在过年这天回了京都,就为了不让程京妤孤零零过年。

        程京鹤摸着妹妹的发顶:“长高了呢。”

        相比程玺,程京鹤长相温润,实在不像战场上杀伐果决的少将军。

        他们兄妹都长得像母亲,是张扬好看的那种。

        每每看着他们,程玺都觉得心中熨帖。

        “你真喜欢聂文勋?”

        程京鹤在京都好友众多,听到不少妹妹的传闻,有些担心。

        “我、那个....”

        程京妤敢说,她要是告诉爹爹她与聂文勋是利用关系,定然会再被揪耳朵。

        但是母亲死因这件事她也不能随意说,爹爹忠于西楚多年,要是听到这些,难免冲动行事。

        哥哥就更不用说了。

        “我不是要嫁给聂文勋,只是逗乐子。”

        程玺冷哼:“我不管你要干什么,从前闹着要嫁给太子,现下又招惹了聂文勋和傅砚辞,但哪个我都不同意!”

        这个程京妤是知道的。

        前世她爹就不赞成嫁给萧蘅,觉得皇家是非多,稍不留意就是玩命。

        她从前不听,铁了心要嫁萧蘅。

        直到将程家都搭进去了,才知道后悔。

        “我当然不嫁给萧蘅。”程京妤轻嗤:“他也配。”

        没有自己,萧蘅就是一摊扶不上墙的烂泥。

        他的路能走多远还是未知呢。

        程玺敏感地:“什么意思?就是说傅砚辞和聂文勋你就想嫁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傅砚辞肯娶她倒是好了,但是他只肯跟自己玩一些‘私下’的交易。

        她最开始确实想过跟傅砚辞成婚,后来才知道想法有多危险。

        萧圣高不会同意,大靖皇帝和傅砚墨更不会看着傅砚辞‘坐享其成’,她爹也定然会百般阻挠。

        她自然没事,但是傅砚辞很可能被针对死。

        “你给我安分点!”程玺狠狠指了她一下:“过完年我就给你择婿,趁着陛下对程家还没到警惕的地步,你嫁给个普通官宦,往后一生平顺就行了。”

        程京妤眼眶一热。

        她明白父亲是真的为她好,不然许多高官贵胄,不都想利用儿女上升仕途。

        但是:“我想选个我喜欢的。”

        “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程玺怜爱地看着自己的闺女。

        程京妤的脑中一瞬间闪过傅砚辞的脸。

        她心跳都慌乱了,拽紧了帕子,挥散这些念头:“我还不知道呢。”

        程京鹤在一边和稀泥:“爹,她还小呢,十六岁懂什么喜欢。”

        程玺这才勉强不追问。

        但还是警告:“今夜宫宴,你就跟在我身边,哪也别跑,结束了跟我老老实实回家!”

        **

        梳洗一番后,宫宴时辰到了。

        程京妤身着一件黄褙子,上头点印了几朵白花,下身一件月色八破交窬裙。

        头上的配饰没取珠翠,而是用的黄白丝带,编进辫子垂在胸前。

        一身装扮干净清丽,越发显得她活泼俏皮。

        程京鹤见了连连点头:“我妹妹果真是国色天姿。”

        出门时,程玺又被姜素白纠缠了一番。

        姜素白没有扶正,身份不能出席宫宴。

        她言语戚戚:“侯爷,妾给你生了娇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什么时候才能与您出入宫廷,主理侯府事务?”

        说着说着又掉下泪来。

        侯府没有别的妾室,可她却也爬不上去,连累程娇娇跟她担着这庶出的名头。

        这怎么争得过程京妤!

        “不是爹爹不扶你,实在是侯府正室,需得皇上下旨,二夫人还是收起那套哭哭啼啼吧。”

        程京妤满眼嫌恶地看着姜素白。

        程娇娇是个白眼狼,姜素白就是帮凶。

        这母女两都是侯府的搅屎棍。

        还正妻?

        笑话。

        程玺好声劝道:“你回去吧,今夜还需将娇娇接回来,若是叫陛下见了你,怕是怒气更盛。”

        果然是当将军的,一句话命中姜素白死穴。

        为了程娇娇,她不敢再缠闹。

        只是狠狠瞪了程京妤一眼。

        到了宫门口,程京妤黏着程京鹤不放。

        因为哥哥刚回来,还给她带了许多北狄讨巧的小玩意。

        不像她爹一回来就揪她耳朵。

        因为程京妤皮肤太白太嫩了,到现在还留着一抹红。

        春华都心疼坏了,直说侯爷下手太狠。

        宫门口纷纷有人驻足望过来。

        黄白衣裙的女子俏皮,她身旁黛色长袍的男子面容清隽宠溺。

        似乎说到无奈处,还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程京鹤像母家舅舅,与程京妤长得不大相像,却也是非常出众的。

        常年身处边关的缘故,程京鹤的皮肤是健康的麦色。

        他又不常回京都,因此没多少人认识他。

        程玺又率先去见皇帝了,人不在这兄妹身边。

        但是认识程京妤的就多了。

        更何况和硕郡主最近风头出的有点多。

        “这.....不是前两日还与文勋太子出游么?”

        “是啊是啊,这又是谁?长得一派英俊,可是没见过。”

        “文勋太子前,她可是与傅质子多有来往呢。”

        “你怎么不说她与太子青梅竹马?”

        “这和硕郡主看来是只挑好看的下手,哼,毫无女子的矜持!”

        “......”

        议论声虽然多,却都不敢大声。

        丝毫不影响兄妹俩交谈。

        程京妤正跟她哥磨,想要得月楼的冠。

        得月楼的掌柜是程京鹤的好友,但是跟程京妤有过节,两人从前打过架。

        所以人不肯将东西卖给程京妤。

        但是偏偏全京都他的冠做的最好。

        “冠不是给男子的么?你要来做什么?”

        想送傅砚辞!

        过年了,又碰上他母亲忌日,她想讨傅砚辞开心。

        程京妤心虚,眼珠乱转:“哥哥送了我好多东西,我也想送你,好嘛好嘛?”

        “行行行,改日带你去。”程京鹤被她吵得没法:“但你得听话。”

        “哥哥最好!哥哥天下第一好!”

        一转身,撞了人。

        抬眸一看,是傅砚辞那张冷脸。

        程京妤被吓住了。

        但傅砚辞的视线从程京鹤脸上一路扫下来,停在程京妤抱住他的手臂间。

        随即他踏入殿门,落下一句。

        “郡主的好哥哥可真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