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砚辞哥哥

第五十六章 砚辞哥哥

        跟聂文勋萧逸汇合,这两人正在岸边喂锦鲤。

        烟火已经放完了,可长街上的热闹依旧。

        萧逸手上抓着一把鱼食,看上了鱼群里一条身上有星星纹案的,非要喂它。

        “你倒是抢一抢啊,一口吃不着!”

        他急的抓耳挠腮,身子探出去大半。

        聂文勋就摇着折扇跟在他旁边,言笑晏晏地看着。

        程京妤过来的时候,萧逸自己被自己的脚绊了一下,直往水里栽。

        聂文勋眼疾手快,将他一揽带回来,还在他腰上拍了拍:“小心点。”

        “哎,谢谢,急死我了那条死鱼。”

        萧逸松了口气,哥两好地揽过聂文勋的肩。

        程京妤对萧逸那张天真的脸简直没眼看。

        回去的路上,人群总算散了一些。

        萧逸叽叽喳喳了一路,好奇程京妤为什么眼睛肿了,好奇她跟傅砚辞去了哪里。

        没人理他。

        程京妤担心他们会不会看出什么来,左右四望。

        而傅砚辞则一派淡定。

        聂文勋的视线在他们身上转了几圈。

        趁着萧逸和程京妤去前头看面具摊子,聂文勋凑近傅砚辞,打趣:“哟,傅殿下这唇角也伤了呢。”

        “少阴阳怪气。”

        从小到大,傅砚辞对聂文勋了解的很,此人热衷看他的热闹。

        “那不阴阳怪气了,你说西楚帝真要指婚给我跟小京妤,那怎么办?”

        傅砚辞懒懒地垂了眼皮,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前头的程京妤:“先不说她,你确定要招惹萧逸?”

        聂文勋笑容一僵,很快又提起来:“西楚将来的结局你我都清楚,亡了他们的国,难不成还真能让人不恨你?”

        意思是他们谁也别笑话谁。

        傅砚辞收起视线,低笑:“那得看他们怎么想了。”

        “你跟程京妤,就算将来回了大靖,傅砚墨会让你娶了她?还有你那个笑面虎父皇,恨不得你死在西楚吧。”

        聂文勋从小与傅砚辞相识,知道他过得是什么日子。

        被送来西楚当质子没得选,身中剧毒也是皇室争端的阴谋。

        爹不疼娘已死,就是颗可怜的小白菜。

        若是他要娶程京妤,即便程京妤愿意,阻拦的人也千千万万。

        这世事,没走到最后一步,都是路途艰险。

        但是他说的这些,傅砚辞根本没有想过。

        与程京妤成婚....这种恍若天方夜谭一般的想法,不管前世还是如今,他都没有想过。

        程京妤倒是说过,在她的及笄礼上。

        但是方才她也说了,她不过是挑了个不起眼的对手来合作,目的是要郁旎秀和萧蘅死。

        至于成婚,别说她是不是真心。

        就算是,那也太遥远了。

        “是么?”傅砚辞声音轻飘飘的,回答聂文勋的问题:“那就都杀了好了。”

        聂文勋有时候很杵傅砚辞这样的神态。

        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一念成魔。

        他刚要说话,前头传来程京妤和萧逸的争吵声。

        面具摊前,立着另一个蓝衣女子,正有些焦急地拉架:“二位不要吵了。”

        程京妤竟然护在她身前,骂萧逸:“你别看上一个就胡撩闲,我忍你很久了。”

        “你才撩闲!我只是想给这位姑娘送个面具!”

        而那位姑娘急的不行,一看就是出身大家,没见过人吵架:“二位有误会....”

        “没有误会,你别理他。”程京妤将她一揽,一副她的人的架势:“也别要他的面具。”

        萧逸面红耳赤:“程京妤你是不是有毛病,又不碍着你什么事!”

        此时聂文勋插了进去,站在他们中间:“怎么了这是,好好的吵什么?”

        “你问她!”

        “管好他!

        萧逸和程京妤的声音同时响起。

        接着又互相朝对方‘呸’了一声。

        倒是那蓝衣的姑娘,在听见程京妤这三个字的时候,已经变了脸。

        她慌忙给程京妤行礼:“不知是郡主,还望郡主不要为了民女与殿下争吵。”

        听见她这句话,程京妤停了下来,看向她:“我就算了,你怎么知他是皇子?”

        陈意礼手中捏着帕子,看了一眼萧逸的袖子:“蟒绣,不是普通人能穿的。”

        皇帝是龙,皇子是蟒。

        面前这个定然是皇子。

        萧逸瞬间就来劲了:“美人儿好眼力,不过你别怕,我不吃人,你不是看上那兔子面具么,我送你!”

        他原本只以为是个长得好看的姑娘,现在看不仅长得好,性子好,还心细。

        程京妤又护着陈意礼:“她要什么不需要你送,你赶紧回宫去吧,宫禁到了你就惨了。”

        这么一说,还真快到宫禁时间了。

        “程京妤,你干嘛一直拦着我,这位姑娘跟你没关系吧?”

        怎么弄得跟程京妤的人似的。

        程京妤双手叉腰,小兽似的:“我见不得你见一个爱一个。”

        其实不是,而是这个陈意礼,是往后她亲哥的心上人。

        才不能被萧逸玷污了去。

        程京妤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陈意礼。

        前世哥哥被萧蘅设计死在城墙,陈意礼一身红衣殉情。

        而陈家也被萧蘅弄得很惨。

        但是没关系,这一世,她定然不会让萧蘅再做这种恶。

        “阿逸,确实要到宫禁时间了,”聂文勋拉着萧逸的手腕,眼中有一丝不太分明的邪气。

        萧逸不甘不愿,又不能拿程京妤怎么办。

        只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陈意礼松了口气:“谢过郡主。”

        她是一副温婉大方的长相,性子也温和。

        “客气了,”程京妤看着她:“意礼姐姐,我们送你回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闺名?”陈意礼有些惊讶。

        “呃,”程京妤顿了顿:“我听别人提过你,你们陈家是商贾大家嘛。”

        即便这样,自己一个深闺女子,怎么会入程京妤这个郡主的眼。

        陈意礼有些奇怪,也留了个心眼:“我的马车就在外头,自己回去就行。”

        程京妤也知道自己冒进了,她讪讪地后退两步:“那好,你路上小心。”

        等所有人的马车都走了,原地还留她和傅砚辞。

        程京妤有点尴尬,她在傅砚辞面前哭的太惨了,这会儿不敢往他脸上看。

        “走吧,送你回去。”傅砚辞率先开口。

        到了程府门口,程京妤下车。

        她往大门走了几步,踟蹰间又返回来。

        傅砚辞见她又探头过来,挑眉:“还有事?”

        虽然只是交易,也未见几分真心,但是此刻程京妤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下次见,砚辞哥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