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事成之后,西楚是你的

第五十五章 事成之后,西楚是你的

        她方才极速地事态分析了一遍。

        如果她要跟傅砚辞有关系,本来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曝光。

        那私下来往与刚刚就没差了。

        也好过此前水火不容的处境。

        而且她对傅砚辞的触碰并不讨厌,这一点很奇怪。

        明明他的表现如同一个始乱终弃的臭男人。

        还是一脚踏着多条船的臭男人。

        但是她自己也不见得多光明磊落,自己与唐未央之流差不了多少。

        傅砚辞一怔。

        他以为程京妤哭的这样惨,是受不了郡主的自尊被自己践踏。

        怎么也会引来她的一次大整蛊了。

        可她竟然这样抽抽噎噎地答应了?

        也对,程京妤向来出其不意惯了,她若是能循规蹈矩,那才出乎意料。

        没准连哭的这么惨的眼泪也是假的。

        想到这,傅砚辞感到一阵烦躁。

        “条件。”傅砚辞冷声:“说吧。”

        “我不与多个女人同享一个男人,唐未央你不能娶,赵棠儿也不能有来往,还有其余的一二三四,你自己处理干净。”

        傅砚辞蹙眉:“什么一二三四?”

        唐未央本就不可能娶,赵棠儿更不会有后续来往。

        “没有最好,往后也不许有。”程京妤又抽噎了一声:“以后不许动不动凶我。”

        傅砚辞冷笑:“郡主,你当我们是在谈论婚嫁?”

        一场交易而已,程京妤是不是太过认真了?

        “本郡主,”程京妤还有点戚戚,假模假式地拿乔:“嫌脏。”

        她虽知道,或许以后不管自己婚嫁给谁,都少不得对方三妻四妾。

        可她不愿意,至少她若是跟傅砚辞有什么,他身边定然是要跟女人断干净的。

        脏这个字,似乎狠狠将傅砚辞戳了一下。

        他冷笑出声:“郡主不如先管好自己,你与聂文勋算的上清白?”

        “我不会逾矩,只是眼下我还有事要他相帮。”

        她当然不会说,自己跟聂文勋走的近有一部分是为了要保护傅砚辞。

        今晚的傅砚辞有点过分,她不想拿这个来搏傅砚辞的好感。

        而且他刚刚还说她卖乖。

        话很难听,她有点生气。

        傅砚辞想不通她与聂文勋之间会有什么交易。

        不过他清楚,聂文勋对程京妤不会产生情愫。

        勉强可以。

        程京妤终于止住了哭,她与傅砚辞现在关系转变的生硬,一时有点尴尬。

        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往后在人前他们依旧会装不熟。

        “你针对萧蘅皇后一党,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傅砚辞早就想问了,为什么程京妤会突然对萧蘅表现出那样的敌意。

        不惜冒险也要搞皇后。

        提到这个,程京妤眼中一冷,也不避讳他:“我母亲的死跟郁旎秀有关。”

        原来是这样。

        难怪程京妤突然反悔,要断萧蘅的后路。

        只是傅砚辞没想到跟程京妤的亡母有关,前世他兵没有听闻这一出。

        程京妤一直信任那对母子。

        这次,定然是某些事态被改变,让程京妤发现了个中关窍。

        傅砚辞沉吟了半晌:“你要搞死萧蘅?”

        好歹是一国太子,虽然萧蘅的脑子蠢了点,但是有萧圣高这个多疑的皇帝在,没那么容易。

        “他们都得死。”

        程京妤此时不像个小姑娘,眼中仇恨漫天,提到萧蘅是嗜血的冷。

        前世她程家满门,爹爹哥哥,还有未来嫂嫂,都是被萧蘅母子害死的。

        死的时候血染城墙,还在为西楚奋战。

        还有傅砚辞,当年他在这儿受了多少屈辱。

        再来一次,她怎么可能让恐惧重演!

        这个皇城里的人早就烂透了,她不在乎这些人的性命。

        傅砚辞不知道她口中的他们,包含了萧圣高和程娇娇这些人。

        但是看程京妤的表情,他才想通为什么这么久以来,她对萧蘅是那个态度。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想到这他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他的母亲,同样被大靖那些披着羊皮的狼迫害至死。

        所以这种仇恨他懂。

        “所以萧蘅现在是敌,”傅砚辞跳出思绪:“你在我身上押注?为什么不选聂文勋?”

        程京妤当然不敢说因为她知道傅砚辞是最后的赢家。

        这样的话未免会叫傅砚辞惊恐。

        想了想,她道:“因为你看起来最势微,也最不需要防备,萧蘅会为难你,却不会在你身上分去太多精力。”

        程京妤说的是实话。

        萧蘅与傅砚辞不对付,完全是为了拍萧圣高的马屁。

        他胸中没有几两墨水,根本不会多加防范。

        而大靖那边,傅砚墨一向端的是个好兄长的形象,也不会正面对傅砚辞下手。

        傅砚辞不论是出身还是性子,都没到要劳动他们专门对付的份上。

        傅砚辞听完没说话,但心底隐约有些不悦。

        竟然是因为自己最弱,程京妤才选的他。

        他绷着脸,对程京妤吐出的一句冷哼:“谢谢郡主看得起。”

        “事成之后,”程京妤朝他看来:“西楚是你的。”

        所以说到底,程京妤也不过是找一个盟友而已。

        大家互相合作,他能通过程京妤做一些不好操作的事情,程京妤想为自己找个完美的退路。

        各取所需。

        换成任何人,都该对程京妤感激涕零了。

        可是他不是,傅砚辞本可以不用依靠程京妤。

        但是对于程京妤的条件,他竟然一时没有说出拒绝。

        耳边的潮热已经散去。

        两边鼎沸的人声渐起。

        程京妤刚哭过有点不自然,迈腿的时候差点同手同脚:“去找他们。”

        傅砚辞落后了一步。

        头顶似乎传来一声动静,他抬眸一看,跟夙乙那面无表情的脸来了个四目相对。

        夙乙往自己嘴上比了个缝针的动作。

        想了想,傅砚辞勾手让他下来。

        “找我?”夙乙不知道他找自己什么事:“上次给多了,这次可以不用给。”

        傅砚辞目光冰冷:“下次你离远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