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放开我就丢了

第五十三章 放开我就丢了

        程京妤感觉自己有些站不住,脚下踉跄,差点摔倒。

        大约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脸有些白。

        而聂文勋则直接揽过傅砚辞的肩膀,笑的不怀好意:“没想到啊,你竟然是喜欢......”

        未尽之言消失在门口,但是聂文勋的笑声显然很坏。

        萧逸跟着上前凑热闹去了。

        程京妤走在最后,眼神冷冷挒过了赵棠儿。

        “你、你想干什么?”赵棠儿后知后觉,这一伙人绝对都来头不简单。

        她刚刚在傅砚辞身上吃了亏,嘴唇还疼的要死。

        看见程京妤这样,浑身汗毛都竖起了。

        “我不想怎么样,”程京妤上前,伸手替赵棠儿整理了一下衣领,面上一丝表情也无:“衣裳做好了会有人过来取,若是叫我知道你再见他,这成衣坊在京都也不用开了。”

        赤果果的威胁。

        程京妤即便年岁小,可是身量并不矮。

        她站在赵棠儿身前,压迫满满。

        腰间坠着的碧玺随着动作晃动,赵棠儿见了,微微睁大眼:“程、程——”

        面前这人竟然是程侯家那个郡主!

        那刚刚那几个,能跟程京妤混在一起的,又启是什么小角色?!

        “嘘。”程京妤在赵棠儿嘴角压了一下:“你自己知道就行。”

        说完旋身出去。

        一转身就变了表情。

        在赵棠儿面前颇有几分耀武扬威的架势,可是真到了傅砚辞面前,只有泄气。

        春华在旁边愤愤不平:“郡主,傅殿下不会真的看上这赵棠儿了吧?”

        毕竟赵棠儿这唇上的痕迹...连她看了都脸红。

        而且赵棠儿长得并不差,外头街上多少等着接她绣球的男人。

        就连五殿下都例外。

        这样的女人,主动对傅砚辞倾心,他会不动心么?

        程京妤心头纷乱。

        接下来逛的各处,她基本都没心思留意在上面。

        直到走到一条古玩店——玉霄记。

        程京妤当初与玉霄记的掌柜约定的绿如意就在里头。

        聂文勋眼睛一亮,抬步就要进去。

        前面断桥上就有烟火,明明灭灭,煞是好看。

        萧逸想拦住聂文勋:“这些古董有什么可看的?还是烟火难得,听闻今年还有别样的花纹烟火呢!”

        “烟火什么时候都有,古玩可不是,你们去看吧。”

        聂文勋显然心思在古董上头。

        程京妤赌对了,她前世接触过聂文勋,知道对方喜欢这些稀奇玩意。

        “那京妤砚辞,我们去看烟火!”萧逸一手拉一个。

        傅砚辞无所谓。

        程京妤却说:“我陪文勋兄长吧,一会过去跟你们汇合。”

        她总得当面看着自己的绿如意被买走了,好跟掌柜的清账。

        但是听见她这么说,傅砚辞的眼神又扫过来。

        里头带着嘲讽和冷。

        随即转身离开。

        程京妤这时候心思在绿如意上,没有多想,更何况刚经过赵棠儿的事,她总缺了几分勇气去看傅砚辞。

        生怕看到他嘴角也破了皮。

        庙会热闹,此刻玉霄记里头没客人。

        聂文勋一进去,就看见了正中央犹如镇店之宝一般的绿如意。

        它被摆放在中间,东珠发出圆润的微光。

        只一眼,便是上绝世佳品。

        “这个,”聂文勋手一指:“拿来我看看。”

        掌柜的看见程京妤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大半个月过去,三十万终于要来了!

        不过他目光不敢在程京妤身上停留。

        之前郡主交代了,他得装不认识。

        绿如意取出来,聂文勋几乎双眼放光地盯着。

        这柄色泽圆润,通体还镶了金的如意,确实是他不可多见的上品。

        掌柜:“公子可真是好眼光,这柄如意是我刚收进来的,玉是上好的和田,东珠是来自东海的,想必公子也定然能看出它的不菲。”

        聂文勋确实有些爱不释手。

        他磨搓了一会儿,转而问程京妤:“京妤觉得呢?”

        “京妤可看不懂,姑娘家爱珠翠多一些。”程京妤笑着:“不过看文勋兄长的表情,这如意差不了吧?”

        她当然知道这东西贵,毕竟她爹稀罕的紧。

        程京妤紧张兮兮,想知道聂文勋最后究竟会不会买。

        三十万两买这个绿如意,虽然大周不差钱,但是聂文勋真有喜欢到那份上吗?

        聂文勋点点头:“已经是上上品了,掌柜的,开价吧。”

        没想到他这么爽快,掌柜的眼神禁不住想往程京妤身上看,又生生忍住了。

        他比了个手。

        五根手指头打算弯下去两根。

        谁知聂文勋先开口:“五十万?成交。”

        他手指一拨,像是怕掌柜反悔似的,让他的贴身心腹送上银票。

        掌柜的:“......”

        程京妤:“......?”

        她以为三十万聂文勋都得还个价,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直到将绿如意包好出了门,程京妤都有些恍惚。

        见她发呆,聂文勋在她面前弹了个响指:“回魂。”

        “文勋兄长,这绿如意这么值钱吗?五十万两呢。”

        她把自己的老底抖光了也就十来万两,聂文勋一出手就是五十万。

        真叫人羡慕呢。

        聂文勋好笑道:“你怎么比起绿如意好像对钱更感兴趣?跟个小财迷似的。”

        谁不爱钱啊!

        绿如意摆在那又不能吃,但是银票可以换宅子。

        对于现在到处要用银子的程京妤来说,简直是巨大诱惑。

        直到跟傅砚辞萧逸汇合,程京妤眼前还是那张五十万的银票。

        聂文勋在她头上敲了一把,调笑道:“真是小财迷。”

        “什么财迷?!”萧逸涌过来。

        还没等聂文勋回答,断桥上一簇烟花窜起,在天空绽放了开。

        竟然真是花的形状,似乎是菊。

        “哇!”

        “好漂亮!”

        “走走走,走近点,好多烟火!”

        四周百姓纷纷往前涌。

        人群太密集,很快将他们站的松散的几人冲开。

        程京妤反应过来时已经不见聂文勋和萧逸他们了。

        只有两步开外站着傅砚辞。

        她被挤的只能往前,眼看春华也不见了,心下生一丝慌乱,下意识去抓傅砚辞。

        .....而后捞住了他的手腕。

        “放开。”傅砚辞看过来。

        程京妤收紧了手掌,露出几分可怜兮兮的表情:“不要了,放开我就丢了。”

        话音刚落,后面的人又将她一搡。

        程京妤没站稳,直接往傅砚辞身上栽,撞在他胸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