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脱了衣裳,亲了吻

第五十二章 脱了衣裳,亲了吻

        周围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什么呀,分明是看上了这人的脸,故意丢过去的吧!”

        “什么送衣服,赵棠儿这不就是在选夫婿么?”

        “从前可都是眼高于顶的,这会儿跟人家说话竟然如此柔情似水!”

        “可是你们看,那白衣公子确实长得好俊啊!”

        可不是么,程京妤呕死了。

        傅砚辞长身玉立,站在那,怀里抱着一个绣球,越发显得面容清隽。

        这个赵棠儿怎么回事?

        她刚要说话,萧逸那个二愣子就拽着傅砚辞火急火燎冲进去:“来了来了!”

        程京妤拳头都硬了。

        但是袖子被聂文勋拽住,也带着她往里进:“走吧,我们也去瞧瞧。”

        成衣坊里到处都是布匹,绸缎的,蜀锦的,颜色也各异。

        赵棠儿已经从楼上下来,她一身鹅黄,身段纤纤迎上来:“公子怎么称呼?”

        将周围几个人都无视了。

        傅砚辞将绣球递给赵棠儿:“衣服不用了。”

        他向来对穿着没什么要求,接这个绣球也是意外。

        无视他一张冻人的冷脸,赵棠儿偏偏要贴上去:“公子是家中有妻室,怕令夫人为难吗?”

        明明是试探,却叫她说的一派无辜。

        傅砚辞顿了顿,没回答。

        “就算是有妻室,只是量量身围做身衣服而已,夫人定然不会介意的,怎么会有如此善妒的女子?”

        善妒二字,不知道戳中傅砚辞哪里。

        程京妤刚想出声替他拒绝,却听他说:“好。”

        好?

        萧逸难以置信,他原本想着傅砚辞要是不要,他就厚着脸皮要过来。

        毕竟赵棠儿也算是西楚一大美女。

        跟程京妤就算比不了,但给自己做身衣裳也是好的啊。

        “傅砚辞你真要脱了衣服,让她给你量?”萧逸劝他:“大冷的天,这个罪还是哥哥给你受吧?”

        “阿逸你怎么这样呢?一身衣裳也要跟砚辞抢。”

        聂文勋嗔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阿逸?

        萧逸心说,我跟你也没有亲厚到这份上吧    ?

        随即程京妤也开口:“傅.....砚辞兄长,你若是喜欢,我改明儿叫人给你送些布料上门,都是好的。”

        这声砚辞兄长,与方才叫聂文勋的没什么两样。

        背对着他们的傅砚辞脸上的表情看不清,不过没什么反应。

        他如同没有听见一般,问赵棠儿:“去哪里量?”

        “里边!”赵棠儿巧笑艳艳:“这边请。”

        两人离开了大堂。

        程京妤想要跟上去,却被赵棠儿的管事拦住了:“姑娘留步。”

        “放肆,知道我家姑娘是谁吗?”春华站出来护主。

        聂文勋拉住程京妤:“里头可不适合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量身围要脱去外衫的。”

        就是这样才急死人!

        程京妤搅弄着手中的帕子,差点撕烂。

        她哪里能想到还有赵棠儿这个人物出现?

        傅砚辞改变主意,不会也是看上了赵棠儿这张脸了吧?

        确实是长得不俗,又有手艺。

        想起唐未央是个医者,也算是一门手艺。

        那会不会傅砚辞其实就喜欢这样的女子?

        自己现在回去女红还来得及吗?

        程京妤心神不宁地被拉到大堂坐下。

        不过她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否则聂文勋这个人精又要在她和傅砚辞身上做文章。

        都怪萧逸,没事看什么绣球热闹。

        被瞪了一眼莫名其妙的萧逸:“????”

        而里间,赵棠儿拿着专为客人量体的尺子,笑盈盈看着傅砚辞:“公子将衣服都脱了吧。”

        见傅砚辞站着不动,她也不介意,笑容更深地上前,抬手去解傅砚辞领口狐裘系带。

        却被傅砚辞握住了手腕。

        抬眸一看,赵棠儿竟然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不动声色的冷。

        傅砚辞手一松,将赵棠儿推出去:“换个男伙计过来。”

        量体这种东西,并非要赵棠儿亲自才可以。

        “公子,”赵棠儿笑容僵了僵:“不是我亲手量的,我可裁不准。”

        “那便随便做做。”

        别人稀罕赵棠儿价值千金的衣裳,他却未必想要。

        答应进来也不过是.....想看看程京妤的反应。

        虽然傅砚辞觉得自己的做法幼稚无语,可是当下他就是那么做了。

        再要反悔也不可能。

        赵棠儿嘴角的笑都快挂不住了:“公子什么意思呀?是不高兴接了绣球么?”

        “我不知道你往我身上扔,”傅砚辞抬眸看她。

        “奴家看见公子,便失了神,哪里还看得见别人。”

        赵棠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    知道面前的人定然身份不凡,她虽然有点怕,但傅砚辞气质太特殊了,她不想轻易放弃。

        见傅砚辞没反应,她又大着胆子上前,抬手触碰了傅砚辞衣衫。

        “公子不知,你站在楼下的时候,在我眼中如同月亮,棠儿不介意公子是否有家室,只求——”

        纤纤玉手解开了狐裘带子。

        傅砚辞身上淡淡药香传来,不像以往她接触的那些臭男人。

        要么在身上擦香,要么是全是铜臭味。

        全都连面前的人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可随即,她的手腕再次被握住,而后一推——

        傅砚辞声音冷厉:“我说过,不要碰我。”

        但是这一下对女人来说力道大了些,赵棠儿没站稳,惊呼一声,人摔在地上。

        摔的倒是不重,只是桌面有一簇摆饰的梅,她的嘴角堪堪擦过,带出一道血痕。

        赵棠儿不干了:“干嘛呀!”

        还没有哪个男人敢对她这样,面前这人就算长得好,可未免也太过粗暴了!

        傅砚辞也没想到自己轻轻一推,这人就摔了。

        等他们从小屋出来,两人神色各异。

        赵棠儿是一副心有戚戚的表情,可是唇角破了一块,显得绯红。

        傅砚辞倒是没有什么表情,还跟之前一样。

        “不是吧,想不到砚辞你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私下里这么奔放!”

        原本萧逸还不懂聂文勋说什么,但是再一看赵棠儿的嘴角,恍然大悟。

        他两手颤颤:“进展这么快....”

        而程京妤,在看到赵棠儿伤口的刹那,心口重重一堵。

        他们,方才在屋内不光脱衣服,还亲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