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开诚布公谈利益

第五十章 开诚布公谈利益

        “哼!”萧逸不服了:“郡主是嫌我们碍眼了吧?”

        程京妤:“......哪里的事。”

        她扫了傅砚辞一眼,对方已经坐进车里,侧脸显得越发冷峻。

        她想让萧逸闭嘴,盘算着要不要让夙乙将他套麻袋揍一顿算了。

        等上了马车,或许是自己的主场原因,也或许傅砚辞不在。

        总之程京妤看向聂文勋的时候,底气充足。

        “京妤这么看着我,我都要以为当真是非文勋不嫁了。”

        聂文勋打开折扇,不嫌冷地扇了几下。

        但是他的眼眸中,分明充斥着浓浓的玩味。

        程京妤哼笑:“京妤说要嫁,文勋兄长就娶么?”

        不是她妄自菲薄,但是聂文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性情,前世的接触中,程京妤还是了解的。

        聂文勋不会娶西楚人,尤其程京妤是个‘女人’。

        聂文勋没说话,他秃自打量着面前的人。

        年纪不大,长得漂亮。

        是他对程京妤一开始的印象。

        他被邀来西楚,清楚萧圣高的目的所在。

        何况傅砚辞在这儿,他只是打着招猫逗狗的心思来一趟。

        原本听闻程京妤这个人,郡主架子颇大,行事也激进,是个刁蛮任性的主。

        但是接触了这几天,聂文勋所见却并不如此。

        从自己来那日,西楚皇后闹出的那件事,就能看出程京妤不简单。

        她虽然全程如同置身事外,可是背后的设计却环环相扣。

        若是不清楚皇后在梅园,她怎么会恰到好处要去梅园赏花?

        而且偏偏梅园是仪妃的地盘,她提到梅园,萧圣高就必然想到仪妃。

        仪妃与皇后不对付,听闻了皇后的算计,不管她算计的是谁,仪妃都会出头。

        而且后来,萧圣高差点将矛头对准她的时候。

        她又凭几句话将矛盾更重地引到了皇后身上,将以退为进玩的炉火纯青。

        怎一个厉害可形容。

        再说傅砚辞,程京妤随字字不提他,可却无一举动不是在保护傅砚辞。

        表面上听从萧圣高的,与自己相处愉快。

        但是其实他们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单独说过。

        程京妤对他表现出来‘热情’,未免令人好奇,她若不是怀着目的,聂文勋绝对不信。

        想到这,聂文勋露出个浅笑:“娶啊,原本不觉得京妤有趣,可是如今越相处便越觉得有趣呢。”

        什么?

        程京妤脸色一变:“殿下不会看不出来,我都是为了应付陛下才说要与你成婚的吧?”

        倒是直接。

        聂文勋装傻,一副受伤的模样:“你这样想?是文勋哪里做的不好,还是京妤心里有别人?”

        这个别人咬的非常重,萦绕在他的唇齿间,多了两分玩味。

        程京妤抱臂哼笑:“殿下不用装傻,你难道真会将我娶回去,给聂家皇室留后不成?”

        她断定自己这句话会戳到聂文勋的痛脚。

        果然不出所料,聂文勋脸色沉下来:“什么意思?”

        “话说太明白了没意思,”程京妤放轻声音,显示出商量的姿态:“大周皇位在你手中,殿下娶我没什么助益,不必废这番功夫。”

        “既然这样,你为何要做出我们相见缘深的假象?”

        聂文勋这个人,如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撕开那层外衣,露出的是獠牙。

        这样的人,若不是友,而是为敌,未免太危险。

        “殿下就当帮京妤个忙,我要摆脱萧蘅,陛下又属意你,就只好委屈了。”

        程京妤恰到好处地伏低,以表示自己确实没有要拿聂文勋的事情要挟对方。

        她不过是和平地打个商量。

        聂文勋的指腹在折扇上捻了一下,他又露出那副玩味的笑:“我能得到什么?”

        马车似乎使过一个小沟渠,车内晃了一下,窗口透进几缕街外热闹的花灯。

        程京妤收回眼神,问的认真:“殿下想要什么?”

        “我若是要傅砚辞呢?”他靠在车壁上,因身高的优势,有些俯视般看着程京妤。

        那某种的兴味越发深了起来。

        “......”程京妤浑身一僵,心底一咯噔。

        她之所以有把握聂文勋不会娶自己,方才将话说到那个份上。

        是因为她前世笃定地知道——聂文勋是个妥妥的断袖!

        再加上他身世上的一些问题,他痛恨大周皇帝,不会给聂家留下子嗣。

        她之所以敢招惹,就是断定了这点。

        当然对谁她都没有说,就连春华也不知道她的打算。

        因为这些毕竟是聂文勋的私事,她说出来不合适。

        方才说,也只是为了跟聂文勋开诚布公地谈利益而已。

        但是聂文勋说什么?

        他要傅砚辞??

        看着程京妤的脸从愣住,变成空白,聂文勋忍不住哈哈笑出声。

        因为程京妤脸上的表情煞是好看。

        小声越来越大,甚至从马车传出来,连街上热闹的人声也没掩盖住。

        萧逸伸手撩开车帘,看向后边那辆马车,满脸好奇:“他们说什么呢?聂文勋笑的这么开心?”

        他喜欢热闹,被撇在这面对着傅砚辞那张冷脸,而对面这么热闹,心痒得很。

        傅砚辞靠在车壁上,闭着眼,那神情别提多冷了。

        莫名叫萧逸不敢招惹。

        “傅砚辞,你脸色好差,是不是不舒服?”

        萧逸说着就要伸手去探傅砚辞的体温。

        在差点碰上的时候,手腕叫傅砚辞握住甩了出去:“没有。”

        “哈哈哈哈.....”

        伴着后面马车的笑声,傅砚辞的声音跟要冻人似的。

        萧逸讪讪地收回手:“你干嘛突然这么凶。”

        他更想去聂文勋和程京妤车上了。

        傅砚辞他根本招惹不起。

        但是傅砚辞真的很奇怪,明明从质子府出发的时候还不是这幅神情。

        怎么吃了这么好吃的天福楼,心情反倒更差了呢?

        ......

        聂文勋笑够了,直起身捧着肚子看程京妤:“郡主吓着了?”

        不是吓着了,是没想到。

        前世聂文勋也来过西楚,但是在程京妤的印象中,这人跟傅砚辞并没有什么交集。

        而现在,被自己也好,被萧逸影响也好。

        傅砚辞与聂文勋确实多了些接触。

        ......不会吧?!

        她千防万防,还提醒萧逸注意点聂文勋,可从没有将傅砚辞考虑进去啊!

        程京妤脸都黑了:“傅殿下他不好这口。”

        聂文勋好整以暇地问:“是他不好这口,还是你不接受他好这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