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打一巴掌给一颗糖

第四十八章 打一巴掌给一颗糖

        上了马车,司珏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殿下,文妃娘娘的死,咱们是查清了内情的,您为何还要花了这五万两来问李飘飘?”

        傅砚辞摊开手掌,掌心是李飘飘最后给的纸条。

        上面的隶书笔迹娟秀,是难得的一手好字。

        他指腹在上边捻了捻:“你觉得这个茶馆为何会莫名出现?”

        之所以会过来,是傅砚辞清楚地记得,上一世的西楚京都并没有这么一个飘香茶馆。

        也没有李飘飘这个人物。

        然而这一世横空出世,很难不让他起疑。

        所以他决定抛出一个有已知答案的问题,等着看这个李飘飘是不是真有本事。

        是不是真的连大靖宫廷的秘事,他也有本事挖出来。

        “这个李飘飘,定然不是个简单人,我听说萧蘅到了门口都让他拒了,偏偏他见了殿下你。”

        司珏分析道:“难不成是萧蘅的死敌?”

        “不见得,”傅砚辞依旧捏着那张纸:“他不见萧蘅,却回答了他的问题。”

        虽然不知道萧蘅具体问了什么,但是无非是如何得宠上位问题。

        司珏看着傅砚辞的脸色:“那殿下觉得李飘飘真能解决萧蘅的问题么?”

        “拭目以待吧。”

        他更想知道这个李飘飘是什么人。

        躲在屏风后,偏偏见了他。

        恶意,还是好意?

        他的每一步打算都涉及重要,轻易他当然不会问朝政的事。

        万一李飘飘这人于自己不利,那就完全是送肉入虎口。

        这一世,被凭空改变的事情太多。

        不得不防。

        “殿下怎么还捏着这张纸?”

        傅砚辞展开,问:“你觉得像男人的字还是女人的?”

        隶书其实不大好分辨,因每个字都相对端正,笔锋也没有那么凌厉。

        司珏辩了一会儿,摇头:“殿下觉得呢?”

        傅砚辞没说话,只是将那张纸揣进了袖袋。

        “那殿下给的这五万两,不会令他生疑吗?”

        傅砚辞摇头:“给少了,显得我们没有诚意。”

        他是在西楚处境尴尬,但是傅砚墨为了维持他好兄长的形象,给傅砚辞的钱并不吝啬。

        更何况就算不用傅砚墨的钱,傅砚辞也不差钱。

        只是迫于处境,他要屈居在质子府罢了。

        刚到质子府门前,童子匆匆跑出来参拜:“殿下,方才聂太子的人来请,说今夜程郡主约了他去庙会,但人少不好玩,想约上殿下和五殿下一同前往。”

        “傅砚辞!”五殿下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这会儿已经蹦上车:“一起去!”

        他这颗爱玩的心已经憋坏了,难得聂文勋叫了他和傅砚辞一起,哪里还坐得住。

        傅砚辞知道,半月前程京妤与聂文勋就有约。

        这半个月他刻意避开想起程京妤,但是想起了,那夜唇上柔软的触感首先映入脑海。

        萧逸伸头过来,可疑地眯眼:“你在回味什么?怎么如此入神?”

        回过神,傅砚辞将他的头推开:“程京妤约了聂文勋,不是约你我,去干什么?”

        “哎,人多热闹嘛。”萧逸不理解:“你平日又闷,难得聂文勋不是那种势力眼,一起玩怎么了。”

        要他说聂文勋人挺好的,西楚是个人都看不起傅砚辞,除了他。

        但是聂文勋非但没有,也没刻意跟他保持距离。

        这人想必坏不到哪去。

        傅砚辞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萧逸一眼,启唇:“我建议你离他远一点。”

        “?”

        等不及萧逸回答,傅砚辞就下了车。

        萧逸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不是,离他远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人挺好的,对你不也是也挺好的?你背后怎么还挤兑人呢。”

        他一副我对你很失望的表情。

        但是傅砚辞无动于衷,他并不知道聂文勋为什么要叫他一起去庙会。

        无非是程京妤在,他存了作弄的意思。

        聂文勋这个人,很小的时候就到过大靖,他们相识并不稀奇。

        只是确实与萧蘅这些人比起来,聂文勋要多几分真心。

        这人城府不见得比他浅,对傅砚辞却没有那种算计。

        “谁啊?谁挤兑本太子?”

        一道带笑的声音随之而来,聂文勋摇着折扇,出现在傅砚辞门前。

        大冬天的,也不嫌冷。

        萧逸往自己嘴巴上招呼了两下,赶紧笑着迎上去:“没说你呢。”

        “是吗?本宫可听见五殿下维护了,”聂文勋笑的灿烂,身上的邪气外溢:“不碍事,我们用过晚饭再去庙会吧,郡主这会儿在客栈等着呢。”

        傅砚辞脚步未停,显然一副不打算参与的架势。

        “拉住他!”聂文勋折扇一收,上前轻易地架住傅砚辞的手。

        萧逸拉住另一边,两人架着傅砚辞往车上拖。

        直到上了车,傅砚辞眼神还是冷的:“殿下们兴致勃勃,非拉着我这个病秧子做什么?”

        “三人不成双啊,”聂文勋不怀好意,拿折扇点了点傅砚辞的肩:“缺你一个多寂寞。”

        萧逸隐约觉得聂文勋这话哪里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他只能连声附和:“就是,等会文勋殿下与郡主走一起,我不就成落单的了?你得陪着我。”

        “殿下要人陪还不容易?”聂文勋插话进来:“本宫暂时在西楚住下,殿下随意可以找本宫陪玩。”

        原本是一句热情的邀约,聂文勋说的时候也是带笑的。

        但是萧逸要回复的神情不知怎么就顿住了,他想到傅砚辞方才让他离聂文勋远一点。

        莫名的,感觉背后有一点寒意。

        而且迷迷糊糊想起,程京妤似乎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但是随之而来的酒楼彻底吸引了萧逸的注意力。

        “天福楼?!”萧逸口涎涌出:“有钱都难订!郡主好大的手笔啊!”

        聂文勋挑眉,故意扫了傅砚辞一眼:“可不是,郡主觉得本宫难得来,非得安排个如此奢侈的,不过本宫也不好拒绝。”

        他一脸写着:你瞧,程京妤对我多好。

        程京妤确实对聂文勋算的上用心,这点京都人人都在传。

        她这么大张旗鼓,上赶着,正如那日跟萧圣高说话的时候。

        目的不就是为了嫁给聂文勋么?

        那醉酒撩拨,确实又是她的一招耍弄吧。

        傅砚辞气不顺,别说背后挤兑,当面他都的挤兑人:“殿下也不用感动,程郡主向来喜欢打一巴掌前先给一颗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