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程娇娇送礼

第二十六章 程娇娇送礼

        程京妤也是刚才问孟歆的时候想到的。

        她前世虽然在萧蘅上位的事情上助力不小,那是因为她有些小聪明,也抓的住萧圣高在想什么。

        然而现在,她要站在傅砚辞那边,要报母亲的仇,中间还会有聂文勋,后面还会有别的人。

        那她光靠自己的小聪明显然不够看的。

        这个皇城里不缺心眼,也不缺有人脉的人。

        她必须要手握各种要线,才够跟这些人斗。

        因此她决定开一家茶馆,一个可以买卖消息的茶馆。

        用于暗线传递也好,散播传言也罢,总之是要将西楚的政局握在手里。

        春华听完,吓得差点当场叫出来,幸好程京妤有先见之明捂住了她的嘴。

        但是依然可以从她惊恐的表情中看出,她想骂程京妤疯了。

        夙乙替她说了:“你疯了?如果是涉及朝廷官员,你很快会被人捅成马蜂窝。”

        自古买卖线报,这中间本就存在巨大的危险,一个弄不好就得罪人。

        “所以当然不能是本郡主出面。”程京妤冲他一笑:“茶馆就叫飘香茶馆,老板就叫李飘飘,还有,明面上它只是一个茶馆,不涉及任何情报转达,等生意做稳了再说。”

        听听,打算的一五一十,名字都想好了。

        程京妤拍了拍自己两个伙伴的背:“别这副表情,跟着本郡主有肉吃。”

        她绝无可能再做一个游手好闲,不思进取的郡主。

        她也知道傅砚辞未来会很厉害,他可能不需要自己也能达到他想要的成就。

        但是那条路上本就染满了血,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在傅砚辞需要的时候帮到他。

        哪怕让他手上少染一滴血也是好的。

        夙乙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神情。

        而春华则捂着心肝,心道还不如嫁给傅殿下,嫁给傅殿下没准只是危险一时。

        做暗线危险一辈子。

        程京妤这人的行动力非常强,刚回程府,她就一瘸一拐地去翻自己攒的钱。

        即便她是个郡主,月银比起程娇娇母女要多,但是这些年她花钱不计数,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攒下了多少。

        开茶楼不用几个钱,需要钱的全都是暗线上人脉关系。

        夙乙能找到的人,定然是看钱说话的。

        她数了数,银票和首饰加在一起,买下个茶楼绰绰有余,不过要养一堆传递暗线的人,估计只够支撑个把月。

        咬咬牙,程京妤全都给了春华:“交给夙乙,让他记得不要直接露面,全程要用身份的时候,都亮出李飘飘这个名号,找黄道吉日就开张。”

        春华抱着钱两眼戚戚:“这些都是您的嫁妆,夫人走了,二夫人不会给您置办嫁妆的,往后你若是嫁出门,身上没点钱,会活活挨婆家欺负!”

        程京妤推了她一把:“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快去,把表情收一收,叫人看出你抱着钱,本郡主估计就只能找到你的尸体了。”

        被恐吓了这么一句,春华更紧张了。

        她咽了口口水,撒脚丫子就跑:“夙乙!!!!”

        结果还没跑出两步就撞上了人。

        “毛手毛脚的,在府里跑什么呢?!”

        春华抬眼一看,被她撞的人是多日不见的程娇娇,而呵斥她的,是秋白。

        她霎时就顿住了步子:“哟,二姑娘从牢里被放出来了?”

        程娇娇今日竟然穿了一件素白,整个人瘦了一圈,脸上铺着胭脂也能看出唇角的苍白。

        整个人憔悴了不是一丝半点,似乎就连眉梢都失了几分往日的得意。

        “秋白,你怎么跟春华说话的?”

        春华遇上程娇娇,立刻就从小白兔变成了小狮子:“秋白向来不都这么说话么,活像分不清府里谁才是主人。”

        被两相训斥,秋白的脸色难看的很,差点沉不住气:“你神气什么,要不是顾念郡主的面子,皇后娘娘都要派轿撵送我们姑娘回来,知道这代表什么么?”

        程娇娇赶忙呵斥:“秋白!”

        回想起自己在假山背后听见的声响,春华恶心的够呛。

        她当然知道秋白为什么敢耀武扬威,因为萧蘅跟程娇娇搅和在一起。

        也知道程娇娇为什么这么快能出来,定然也是皇后的手笔。

        只要想想她就怒火攻心,但是郡主说了,现在不是收拾她的时候。

        所以自己也要沉住气。

        “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家郡主歇息了,二姑娘有事的话下回请早。”

        程娇娇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因为皇后对她有交代。

        皇后承诺过,往后事成了,定然给她正妃之位,而程京妤任由她处置。

        但是在事成之前,她在程京妤面前还是要做好样子,收敛性子。

        所以纵然对程京妤已经恨意滔天,程娇娇也捏着心肝,摆出可怜的模样来。

        “郡主这么早就睡了?我方才听你在喊夙乙,这人从前府里没见过,是新来的?你大半夜抱着箱子去哪里呀?”

        程娇娇一连几个问题砸过来,看来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春华:“二姑娘,郡主的事还不用跟您汇报吧?”

        “吵吵什么呢这是?”

        程京妤突然出现在门口,望向程娇娇憔悴的小脸,啧啧了两声:“多行不义必自毙啊,妹妹这次还当真是受苦了。”

        奚落完又转向春华:“去吧,别杵着了。”

        春华担心程娇娇会为难程京妤,不大愿意走,但是手上的钱如烫手山芋,又不得不先走。

        等春华走了,程娇娇表情一软,居然落下泪来。

        “姐姐,娇娇这几日在牢里反思,又有公主的训诫,已经知道错了,往后定然克己复礼,不再做出这种腌臜事,请姐姐不要跟妹妹生分了。”

        看着她做戏,梨花带雨,真是我见犹怜。

        程京妤被她恶心的够呛,面上却带着笑:“妹妹说的哪里话,知道错了改就行,姐妹之前,哪来的生不生分?”

        “那姐姐原谅妹妹了吗?”

        程京妤看着她的小腹连连点头。

        这个肚子里,以后会有一个扳倒萧蘅的利器,我现在可舍不得动。

        “那太好了!”程娇娇‘喜极而泣’,招手让秋白将手上的东西拿过来:“妹妹没有好东西,但是今日新得的香炉很讨巧,特意拿来送给姐姐。”

        这小香炉何止是讨巧,他浑然是一个小沙弥的模样,小沙弥头上的六个守戒是圆孔,可以出香。

        而且通体还是个上好的青瓷。

        程京妤原本对香根本不感兴趣,但是这东西,傅砚辞定然会喜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