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萧蘅将她拥在怀里

第十五章 萧蘅将她拥在怀里

        程京妤一路进了皇家专用的太和殿。

        里头香火味浓厚,一袭明黄的身影就站在其中。

        程京妤踏进去,行了礼:“皇后娘娘金安。”

        “快起来吧。”郁旎秀回过神,保养姣好的雪容笑起来:“本宫见你的车驾在山下,特意让少艾将你过来,你不会怪本宫耽误你玩乐吧?”

        郁旎秀这个人,从来都是慈爱的做派。

        前世程京妤因为没有母亲,所以一直将她当成母亲孝敬。

        她对萧蘅那么死心塌地,多半原因也来自郁旎秀,因为她明面上待自己确实好。

        ——原本程京妤这一世也不打算与她撕破脸的,但她竟然暗地里为了让萧蘅能娶她,也是不择手段。

        从那日起她就看明白了,郁旎秀信不得。

        现在她还是如此一副慈母做派,让程京妤不由恶心,但是面上不显:“怎么会,京妤原本也是来上香的。”

        “你及笄那日,公主生病了本宫抽不开身去,只是命人给你送了礼物,不过现在越想还是越觉得愧对京妤,而且又找出一块你母亲生前亲手绣的帕子,想着邀你过来,也好与你谈谈心。”

        说着,还真让少艾取了一方帕子出来。

        帕子是湖蓝色,上头绣着夏荷,还有一双鸳鸯,看样子确实已经有些年头了。

        程京妤接过,爱怜地抚了抚上头的刺绣。

        母亲是两世的遗憾,她甚至到如今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你瞧瞧,有你母亲的东西才肯来,你呀,终究不是本宫的亲闺女。”

        程京妤将帕子收进袖中,不屑地腹诽,不然呢,黄鼠狼给鸡拜年,难不成找我来有好事?

        她退开一步:“娘娘说笑了,太子和公主都贴娘娘的心,娘娘怎么会差一个闺女呢。”

        “说起公主,”郁旎秀又去拉程京妤的手:“本宫后来听她讲了那夜的事,当真是惊险至极,多亏了你了。”

        萧筱的事,程京妤当时若不出手,只会招来更多麻烦。

        公主和皇后她暂时动不了,收拾一个程娇娇是势在必得的。

        更何况那一夜的动静闹得这么大,皇后掌管琐事,会听不到动静?

        她不过来,定然是怕那糕点的事情泄露,惹祸上身罢了。

        所以即便萧筱是她亲生的,她也弃之不管。

        说什么母女情长,在郁旎秀心底,萧筱恐怕比不上萧蘅半点重要!

        “娘娘将这帕子给京妤就当是谢礼了,娘娘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京妤就告退了,不耽误娘娘礼佛。”

        郁旎秀脸上的笑容一僵。

        她还没说谢呢,程京妤倒是会往她自己面上贴金。

        她是皇后,做什么也都是赏赐,亲自跟程京妤唠家常就是给她面子了,难不成程京妤还真以为自己是来谢她的?

        要不是程玺手握兵权,萧蘅需要兵权傍身,这个小贱蹄子,她恨不得撕烂她!

        老贱人生的小贱人!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稳住心态:“怎么如此着急?今日本宫还约了太子过来上香,只是他有公务耽搁了,你们许久未好好说话了,不如结束了一起回宫用膳吧?”

        春华紧张地捏紧袖口,生怕郡主答应赴约,然后她们吃了宫里的饭菜,郡主直接就被送到太子的床上去了。

        她现在可学聪明了,太子那个小坏种,皇后这个大坏种,都是为了要得到侯爷的兵权不择手段。

        一定要远离!

        不得已的时候,她就去找傅殿下!

        “吃饭就不了,京妤与殿下从前就被京都议论纷纷,传出去实在不好看,娘娘不如等年宴的时候,京妤再敬您酒。”

        皇宫每年除夕都有年宴,但是那在一个月之后......

        程京妤这么说,就是明着拒绝了。

        不巧,萧蘅正好到了,

        他进门就听见程京妤这句话,脸色瞬间黑沉下来。

        还是在皇后的眼神示意下,才稍微收敛了,摆出一个笑容。

        萧蘅走近程京妤:“京妤,最近快到你母亲的忌日了,你心情不好也难免,饭不想吃的话,本宫带你去枫山校场散散心可好?”

        从前程京妤就爱跟他出门,虽然哄诱两句,买两根糖葫芦她就能很开心。

        但是那是以前的程京妤了。

        她从小被放在侯府,爹爹总忙着在外打仗,大哥也不在家,所以有人陪她就很开心。

        才会轻易被这母子俩的温情收买,造成日后他们过河拆桥,她家破人亡的局面!

        而且萧蘅居然提她母亲。

        谁给他的脸!

        “太子政事繁忙,还有空陪我逛?”程京妤冷笑:“可惜我没空,你也说母亲忌日快到了,我近日在家准备东西,这会儿也该回去了。”

        程京妤油盐不进,告了辞就走。

        萧蘅原本想强硬地留住她,但是皇后狠狠瞪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让他跟上去。

        等人都出去,少艾走到郁旎秀身旁:“娘娘,她从前恨不得黏在太子身上,最近这是怎么了?”

        “她故意说起公主,”郁旎秀揣摩着,“或许是知道那夜的糕点本宫动了手脚。”

        不然她怎么想也想不到程京妤会这样突然变了性的原因。

        只有可能是那晚的糕点,那傅砚辞吃下去了,让程京妤起了疑。

        “想个办法,让那傅砚辞在程京妤面前失去好感,让京妤以为,那糕点的错是傅砚辞弄出来的。”

        郁旎秀眼底闪烁着恶毒,再也不掩饰:“要不是程玺最疼爱她,本宫真想立刻就撕了她!”

        “程侯....估计是爱屋及乌吧。”

        少艾刚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因为郁旎秀眼神什都变了。

        她慌忙跪下请罪:“娘娘赎罪,奴婢不懂事乱说话。”

        “爱屋及乌?他当初不过是瞎了眼,也是本宫当初年轻心软,没叫那贱人死的更狰狞一点,才叫他念念不忘!”

        少艾伏着头,不敢接话。

        程京妤一路到了自己的马车旁,萧蘅还跟在后头锲而不舍。

        车夫原本在打盹,见程京妤过来,急忙掀开车帘:“郡主请上车。”

        程京妤两步踏上去。

        萧蘅挤开春华也要上她的车:“听我说京妤,本宫今日还给你买了——”

        话没说完,被退出来的程京妤撞了个满怀:“蛇!”

        而这么个姿势,程京妤正好看见不远处树下,牵着马的傅砚辞定定地望着她。

        没等她从惊吓中反应过来,萧蘅已经收紧了手,将她抱在怀里:“没事没事,本宫在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