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被翻红浪

第十二章 被翻红浪

        “殿下!”

        程京妤猝然变色,快步上前扶住傅砚辞。

        但是却被他一手搡开了。

        他恶狠狠地瞪向程京妤:“你又用这种损招?”

        他整个人呼吸灼热,皮肤触手滚烫,浑身所有的热气都往下腹窜。

        这反应别提有多熟悉了!

        分明是身中催/情/药的感觉。

        傅砚辞差点忘记,不止程娇娇,程京妤也是用情/药的老手!

        前世也是在这个猎场,程京妤中了情药,结果污蔑是他动的手脚。

        当时还惊动了皇帝皇后。

        皇帝恨不得让大靖出丑,自然是言语奚落他,连求证都未曾求证。

        而程京妤更是荒唐,她将那盅掺了情药的汤,硬逼着傅砚辞喝下去。

        就如同方才逼迫程娇娇那般。

        他当时喝了,结果就是欲/火缠身,生生在雪里冻了一整夜。

        而现在呢?

        现在虽然程京妤改了路数,但是果然改不了她刁蛮任性的性子!

        “我?我怎么会,不是我下的!”程京妤惊慌地解释:“我不可能对你下情毒的啊。”

        但是傅砚辞如今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了,他被怒火和欲/火冲昏了头脑,忍不住掐上程京妤的脖颈。

        “你不会?不是想让我娶你么?你有什么做不出来?”

        程京妤被他这副神情吓住了,她从未见过傅砚辞如此生气的模样。

        前世自己将他欺负到被众人唾骂的时候,他都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

        程京妤渐渐喘不上气,但她可不想重生没几天就死在傅砚辞手中!

        “我今夜,只吃了你送给唐未央的糕点,不是那糕点,还能是什么?!”

        糕点?

        程京妤艰难地扯开他的手:“我不.....你听我、听我说——”

        那糕点确确实实只是寻常点心,不过那是皇后赏过来的。

        她的心思人尽皆知,不过就是想程京妤嫁给萧蘅而已。

        平日里给程京妤的赏赐也是源源不断,程京妤用了,也都没有问题。

        但那盘糕点.....

        难道当真是皇后?

        如果是皇后,那她的目的就很明确了,定然是为了萧蘅!

        想到这程京妤心头拔凉。

        而且前世皇后同样也赏赐了糕点,不过那时候,糕点没有给唐未央,而是她自己吃了的。

        所以当初她被情药折磨,不止是程娇娇,还有皇后的份!

        但是这些都被她按在了傅砚辞的头上。

        真是可笑。

        “皇、后.......”

        程京妤刚说完,傅砚辞手一松,看着程京妤摔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

        不是他不想杀了程京妤,而是她身上的暗香一阵阵飘过来,越发引得他口干舌燥。

        程京妤绝对不会知道她对男人的诱惑有多大,尤其是中了情/药的男人。

        傅砚辞拖过程京妤的手,将她甩进了自己的营帐。

        程京妤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声,就感觉被傅砚辞火热的身体覆上来。

        “就算是皇后给的糕点,你难道猜不到她要对你做什么?”

        傅砚辞声色暗哑,抬手撕开程京妤胸前的衣服。

        “不!我真的不知道!”

        她被这样的傅砚辞吓出了眼泪,死死攥着胸前的衣襟。

        从前的傅砚辞身娇体弱,连她都可以推到,但是现在她半点都反抗不了。

        手腕被傅砚辞死死抓住摁在头顶,他的脸埋在程京妤的颈侧。

        “萧蘅要你程家的势力,你在这跟我玩欲擒故纵他知道吗?我倒是想看看他的脸色。”

        程京妤的脖子被咬了一口,她嘤咛一声,更加恐惧地道:“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胆子。”

        毕竟如果这件事没成,皇后和萧蘅就会彻底激怒程京妤。

        失去程玺的拥护,萧蘅就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她没想到这母子竟然这么敢。

        ‘嘶啦’一声,她下午换上的衣裙又破开一个口。

        火热的大掌贴上她的腰,几乎烫化了程京妤娇嫩的皮肤。

        她是真的怕了。

        就算她想要设计让傅砚辞娶了自己,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只有恐惧。

        因为男人带着杀意的情/欲太过恐怖,像要把她拆解入腹似的。

        程京妤哭道:“傅砚辞!不要!”

        她从未在傅砚辞面前哭过,从前都是做戏,要么是趾高气扬。

        但是这一声哭腔,却将傅砚辞的理智拉回了一半。

        他看着身下衣衫半解,脖子和胸前都被他留下痕迹的女人,那么漂亮,哭的很可怜。

        心中突然生起狂躁。

        他若是真动了手,要了程京妤,那就是遂了她的意。

        明面得罪萧蘅,往后在西楚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可若是不碰她,心口这口气怎么都无法吐顺。

        程京妤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将他逼到这样的境地。

        怎么重活一世,傅砚辞你还是如此没出息。

        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曾伤害过你并且还企图设计你的女人——

        “滚吧。”

        良久,程京妤听见傅砚辞说。

        他让开身,自己坐到一旁,扔了件披风给程京妤。

        程京妤愣愣的接过,她能看出傅砚辞还在生气,但他怎么突然就放过了自己。

        她跪坐起来,擦干眼角问:“那你呢?”

        傅砚辞看了她一眼,眼眶被烧的通红,他又重复一遍:“滚!”

        程京妤不敢再惹他,起身整理了衣服出去。

        等确定脚步声听不见了,傅砚辞瞥见地毡上有一块鹅黄。

        捡起来,是程京妤的帕子。

        上面有与她身上一样的暗香,似花香又似冷杉。

        是程京妤身上独有的味道。

        傅砚辞原本平息下去的反应又有冒头的趋势,他攥着帕子,认命地闭上眼。

        只是没一会儿,门口又传来轻声:“殿下?”

        不是程京妤,是另一道女声。

        “殿下,我是太医院的孟歆,郡主要我来给殿下送药。”

        刚才那个女医官。

        程京妤是觉得他很好骗,先喂一口毒,再给一颗糖?

        傅砚辞敛起心思,此时确实需要借助药物平息才行。

        将帕子收起,道:“进来吧。”

        孟歆拎着药箱进来,替傅砚辞问诊了一番,而后开了清火降燥的药。

        中了情/药有些尴尬,它毕竟不是剧毒,也没有特效的解药。

        但是傅砚辞本就是个很能忍的人,吃了药调息片刻,那燥热终于压下去一些。

        但他眼中的寒光一闪,另一处只怕就没有他这儿这么太平了。

        他起身掀开帐子出去,走到傅砚墨的帐子旁。

        就听见里头传来唐未央稀碎的娇吟声。

        那糕点他吃了,唐未央也吃了。

        而一向自诩是他的青梅竹马,陪他一路来了西楚,又与程京妤百般不对付的唐未央。

        正在他皇兄的营帐里,被翻红浪。

        孟歆提着药箱跟在一旁,听得面红耳热。

        她看见这位殿下眼中的情绪有些冷:“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可以虚以为蛇?”

        是跟她说话吗?

        都?

        还有谁也是?

        但是孟歆不敢问。

        傅砚辞合上手掌,看来有些事情,要加快才行。

        重活一世,见不得有些人肆意快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