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很容易暴毙

第十一章 很容易暴毙

        说着,春华已经舀了一勺子汤喂到了程娇娇唇角:“二姑娘,你喝呀。”

        程娇娇拼命挣扎,她紧咬牙关,企图躲过这汤匙。

        随即她看向萧蘅:“殿下!救救我,这不是真的,我没有是她陷害我!”

        她被那夙乙摁在地上,当真是好不可怜。

        程娇娇做梦也不会想到,程京妤竟然会对她防范至此,在她买药的时候就已经监视上了她!

        那怪不肯喝那汤,又难怪当机立断敢对萧筱动手。

        她竟然将自己的把柄拿捏的死死的!

        现在她要怎么办?

        她只能求助萧蘅。

        殿下看在自己与他欢好的份上,又对程京妤跋扈的性格那么厌恶,他一定不会不管自己的!

        虽然白纸黑字,还有地上那包药渣,无不在说明问题。

        但是萧蘅只是暗自瞪了她一眼,怪她沉不住气竟然招惹到程京妤的头上。

        现在被反将了一军,得不偿失不说,还敢求他!

        但是毕竟,程娇娇比程京妤温柔解意的多。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开口:“京妤,娇娇或许是一时糊涂,你也没事,何必抓着她不放,都是一家人,闹大了不好看。”

        程京妤差点气笑了。

        但是她没说话,反倒是春华先气不过:“殿下是觉得我家郡主出事了二姑娘才算有罪吗?那我拿刀捅二姑娘一把,不捅死,我是不是也无罪?”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萧蘅不耐烦道。

        只有萧筱缩在一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傅砚墨笑着出声:“哎,其实就是这事惹得郡主不痛快了,郡主要出气罢了,要是换成别的姑娘,未来要当国母的,都该有度量容人。”

        “是吗?”程京妤朝傅砚墨看去:“不知道殿下是不是已经物色好未来国母了?不过我是程家女,现在教训做错事的妹妹,跟国母有什么关系呢?”

        萧蘅见她咄咄逼人,丝毫不退步的模样,也有点恼火了。

        傅砚墨说的不错,他堂堂太子,就算是挑国母,也该挑有气度的,程京妤未免太过不给他面子。

        于是他说:“京妤,今日你是非要跟你的亲妹妹没完了?”

        程京妤冷笑:“怎么会?我不是说了么,喝一口汤就没事了。”

        “我倒是好奇另一桩事,太子对程二姑娘如此维护,是要息事宁人,还是要包庇护短?”

        这话落,四周万籁寂静。

        因为方才若说吵得激烈,也都只是程京妤和萧蘅傅砚墨吵而已。

        但是现在说话的,竟然是一直一言不发的傅砚辞!

        他这人,从来都不管别人的闲事,可现在一句话,言辞犀利,竟然直击要点。

        方才大家都在关注程京妤和萧蘅,现在目光都投到了萧蘅和程娇娇身上。

        程娇娇的脸色更为惨白了。

        难道她和萧蘅的关系要曝光了吗?

        萧蘅说过,在他登上帝位之前,他们的事是不能曝光的。

        除非程京妤身败名裂或者死了,这样她作为侯府唯一的姑娘,就能名正言顺嫁给萧蘅了。

        所以她才百般对程京妤出手。

        但若是在此之前就曝光,那无论她还是萧蘅,都会被京都人人嗤笑的!

        “傅砚辞,你说什么?!”

        比程娇娇更激动的是萧蘅,他甚至想要冲过去拎起傅砚辞的衣领。

        只是司珏动作更快地挡在傅砚辞面前。

        “不是吗?”傅砚辞的目光又在萧蘅身上梭巡了一圈,玩笑般道:“那是我看错了,我还以为太子这番是护妻行为呢。”

        虽然他说是玩笑,但是四周围大家看他们的目光全都带上了别样的神采。

        “我说呢,今日总见程娇娇为难郡主,她不会一开始就对太子怀着别样的心思吧?”

        “不然太子为何不维护郡主也要维护她?她娘不就是狐媚子出身么?听说程侯爷不是自愿娶二房的。”

        “那就难怪了,可怜郡主还没过门呢,就有妹妹来抢夫君了。”

        “你们说方才傅质子是在帮程京妤么?他俩什么时候统一战线了?”

        .......

        各种声音源源不断涌入耳,萧蘅的脸色越听越差。

        他方才是没有考虑清楚,太冒进了。

        才会叫人抓住把柄!

        狠狠瞪了傅砚辞一眼,萧蘅甩手退到一旁:“既然都觉得本宫插手,那这事本宫不管行了吧?”

        程京妤又差点笑出来,不过这次是乐的。

        萧蘅这点脑子,前世若是没有自己帮他,怎么可能混到皇位?

        被傅砚辞一句话就激的没招了。

        她走出一步,看着程娇娇:“傍晚时我说过的吧?饶你那一次,但你总是学不乖,你觉得我这次要怎么罚你?”

        见她步步逼近,萧蘅又为了避嫌不管自己,程娇娇吓出一脸冷汗。

        “你、你想要做什么?!”

        程京妤靠近她,半蹲下身扯出一抹笑:“放心,不会让你死这么快的,你还有用呢。”

        明明是笑的,程娇娇却被她吓得够呛。

        为什么....程京妤能发出如此渗人的微笑?

        为什么看上去,她像在看一个死人?

        “孟歆,去看看汤里是不是真下过药。”

        女医官孟歆拎着药箱,赶紧上前查探,从汤渣里直接找出了‘菟丝子’的残留。

        “郡主,确实是有菟丝子,而且量不少,若是喝上一口,只怕都要被催/情,而且菟丝子本就是禁药,闺房之乐中若是用量过大,很容易暴毙。”

        暴毙!!

        萧筱这回是听懂了,方才若不是程京妤将她催吐,那自己定然会在人前放/浪,或许还会死在今夜了!

        难怪,她方才遇到程娇娇的侍女秋白,秋白跟她说程京妤这里有好东西吃。

        她们根本就是引她过来的!

        她浑身颤抖,指向程娇娇:“你、你好歹毒!”

        “来人!给本公主将她抓起来!回宫后,刑罚伺候!”

        程娇娇差点哭死过去:“公主!我错了,我不敢了,求你饶我这一次!”

        谁不知道宫里的刑罚是什么样的,人进去不脱一层皮也要断一根骨头。

        进去了,她不得掉一层皮?!

        但是萧筱显然是听不进去她的求饶,现在也没人会再为程娇娇说话。

        等人被拖走了,没有看成程京妤好戏的都兴致缺缺地散开了。

        天太冷,也到了各自回营帐的时间。

        傅砚辞也转身就走,脚步很快,仿佛怕晚一点就又要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般。

        程京妤追上去本想对他道谢,见他这样,不由好笑又脸热。

        但是还没笑出来,就见营帐前的傅砚辞身体猛地一颤,整个人猛地跪了下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