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狩猎助攻

第五章 狩猎助攻

        五日后,艳阳日。

        狩场外熙熙攘攘都是马车和銮驾。

        冬狩规模庞大,还有各国的使臣参加。

        程京妤被春华扶下马,望着面前熟悉的场景,不由感慨。

        前世她将傅砚辞害成风寒,导致他因体弱未能参与比赛,遭到萧蘅这些人的讥讽。

        她还记得傅砚辞当时站在人群中的表情,没有一个人帮他。

        质子身份尴尬,大家都为了讨好萧蘅对他百般侮辱。

        她自己也因为得到了萧蘅的夸奖沾沾自喜。

        然而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日出丑的人不止傅砚辞一个。

        对她来说,也是一道坎。

        前世自己就是在狩场,中了情毒,还误会是傅砚辞所为,抓着他不依不饶,害他被皇帝责罚。

        她忘了想,傅砚辞怎么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叫他自己身陷险境?

        这件事,定然是有旁人所为。

        每每回忆这些,就觉得自己又蠢又贱。

        下车前,程京妤交代春华,今日不能接任何人给的吃食。

        春华忧心忡忡:“怎么了郡主,是有人要害我们吗?”

        “不管是不是,小心些总是好的。”

        她刚下车便撞上对面傅砚辞的马车,不禁停下脚步。

        傅砚辞见她,只当无视。

        看他今日面色似乎好了许多,整个人一改沉疴,程京妤不由欣喜。

        涣元丹之后,她又让人送去许多草药。

        这是服用了之后好转了吧?

        程京妤心下怕他,却也跟了上去:“殿下,你风寒好些了吗?我差人送去的草药,都是有上等功效的,你——”

        “丢了。”傅砚辞冷声:“别跟着我。”

        程京妤以为他怕自己在丹药里下毒,于是换了草药送过去。

        第一二三回都退回来了,后边送的倒是没退。

        她还以为傅砚辞用了,没想到是丢了。

        她停在原地苦笑。

        春华心疼坏了,冲着傅砚辞的背影冷哼:“什么嘛,拽什么拽!”

        又安慰程京妤:“郡主别伤心,今日多的是机会。”

        她们进去,皇帝皇后都已经到了。

        萧蘅也在,旁边站着程娇娇。

        看见程京妤,他抛下程娇娇快步走过来:“京妤,来的这么慢,母后要找你说话呢。”

        她扫了程娇娇一眼,果真看见她差点将帕子揉碎,眼里嫉恨地瞪她。

        接触上程京妤的目光,她生生换了副笑,那表情别提多滑稽。

        萧蘅要牵程京妤,被她避开了:“殿下,我这两日过了风寒,身子昏沉,您还是离远些好。”

        但是面上是笑着的。

        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萧蘅一听,往后退了一步,似乎觉得不妥,又忙关心:“既然如此,应当在府里歇着的。”

        “不碍事,陛下叫您去呢。”

        皇帝确实在传召今日参加狩猎比赛的。

        萧蘅恨不得远离程京妤的风寒,当心过给自己,赶紧去了。

        程京妤冷笑,但凡前世她长点心,也能从细节看出萧蘅的坏心思。

        随即她看向傅砚辞。

        一大片空地上,傅砚辞站在不显眼的侧边。

        可即便如此,旁边女眷们的议论声都充斥着他的名字。

        “可惜啊,这副长相,却是个病秧子。”

        “就是啊,还是个庶出,听说他母妃是个宫女,在大境没有地位可言。”

        “所以长得好又有什么用,玩玩还可以,要不我去勾搭勾搭他?”

        ……

        “嚼舌根嚼到陛下面前来了?”程京妤走过去,冷声一喝:“还有规矩吗?!”

        众人见了她,赶紧行礼:“郡主!”

        程京妤这个郡主,因着她爹的关系,比公主的分量还重两分。

        没人想明着得罪她。

        可背过身,那些人却不认她的身份。

        见她走远了,又纷纷议论起来。

        “她拽什么?若不是长宁侯,她能有郡主这个头衔?”

        “人家可是内定的太子妃,不是郡主也比我们了得。”

        “是狐媚子功夫了得吧?我听说她在及笄礼上,还想勾搭傅砚辞呢!”

        “她也看上傅砚辞那张脸?真叫人恶心,太子殿下对她多好!”

        程娇娇坐在一旁,喝了口茶,阴毒的眼神一闪而过。

        她放下茶杯,缓缓笑道:“诸位不要说我姐姐啦,今夜我请大家看个戏。”

        **

        皇帝在问询参与狩猎的名单,内侍正跟他回禀。

        听见傅砚辞也要参加,皇帝露出嘲讽:“傅质子不是身子不适么,上得去马吗?”

        傅砚辞来西楚为质,不光朝臣,就连皇帝也总是借机羞辱。

        好显示他西楚的皇威。

        也是因为这样,萧蘅为了讨好皇帝,才会百般针对傅砚辞。

        萧蘅在一旁冷冷一笑:“是啊,别山鸡没打着,还要太医候着给你诊病,实在不行,现在认输也来得及。”

        “不是还没开始?”傅砚辞不怒反笑:“殿下笃定我会输?”

        “还真是大言不惭啊!”

        “就是啊,他难不成还想赢太子?太子的骑射,可是西楚第一!”

        “他要是赢了,大冬日我裸跑皇城一圈!”

        这一通羞辱,皇帝满意了。

        他招手又将话圆回来:“虽然体弱,但也有参赛资格,你们去吧。”

        话音一落,萧蘅他们翻身上马。

        ......

        程京妤听着前头的动静,暗暗握拳,问春华:“东西准备好没有?”

        “好了好了!”

        春华一脸紧张,以往都是给傅质子使绊子,今日居然是要帮他。

        真叫人又稀奇又激动。

        这场骑射,但凡参加的人,每人的箭都有标记,方便识别猎物是谁射的。

        而她早让人准备了代表傅砚辞标记的箭,插上猎物,隐秘地投放到林间。

        前世萧蘅夺魁,她也是用了这个办法帮他。

        萧蘅那半吊子的骑射之术,西楚第一不过是别人为了捧他故意输的而已。

        只是这次她要帮的人是傅砚辞。

        他定然不会在这场角逐中输掉,被人奚落!

        果然,日落西山时,报幕官宣布今日狩猎结束。

        然而在报幕唱完今日大家的战绩时,就连程京妤也被惊吓一跳!

        春华怔愣地拉她的袖子:“郡主,我没听错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