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我推门时,你分明在他身上!

第二章 我推门时,你分明在他身上!

        听见这个声音,程京妤经不住浑身冷颤。

        她没忘记,前世程娇娇如何耀武扬威,在她面前说萧蘅对她只有利用,没有真心。

        他爱的人只有程娇娇。

        又是怎么在萧蘅面前怂恿,让他折了自己的手脚!

        噩梦般的场景。

        可随即,另一道令她更为惊惧的声音响起。

        “京妤?”萧蘅的声音带着温润:“你在里边做什么?”

        这个忘恩负义的魔鬼!

        听见萧蘅的声音,程京妤浑身冷颤,竟然手一滑,门都打不开。

        她没忘记自己在萧蘅身上用了多少心血,又是怎么被他背叛的。

        父兄的头颅,她被折断的手脚....萧蘅得逞后的狞笑,一切都是她的噩梦。

        即便是听见声音,她也忍不住浑身发颤。

        门外头正议论纷纷。

        “二姑娘,你确定没有看错,郡主和...外男在书房?”

        程娇娇的声音迫不及待传来:“我瞧见了姐姐的新衣,不过我觉得,姐姐定然不会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咱们还是走吧。”

        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凭什么程京妤只是生成了嫡女,就要所有人对她阿谀奉承。

        连自己心悦的萧蘅,也为了得到她,对她各种忍耐。

        她早晚要将这些都抢过来!

        程京妤心下冷笑,程娇娇现在倒是姐妹情深了。

        可这话说的刻意,听着像维护,实则更勾的人好奇心起。

        门外,萧蘅听完就冷了声:“那里边的男人是谁?”

        “我、他被姐姐挡着,我没瞧清楚,不过今日男宾众多,谁在外头,谁在里头,一查便知。”

        程京妤扬声道:“不用查了!”

        外头的声响倏地安静下来。

        程京妤深吸一口气。

        紧接着再没犹豫,打开了门——

        风灌入房中,引得傅砚辞咳得一阵天翻地覆。

        程京妤看见萧蘅程娇娇,指甲都陷进肉里,才堪堪忍住没扑上去拼命。

        程京妤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声响。

        她扫去一眼,发现众人神情木讷,瞧瞧她,又瞧瞧椅子上因为受风,呛咳的傅砚辞。

        只有程娇娇惊叫一声:“啊呀!姐姐你与殿下…怎的衣衫不整?”

        没有人理她。

        萧蘅原本脸色愠怒,看清里头是傅砚辞,居然阴转晴:“是质子啊,看来质子病还没好?”

        其余宾客都松了口气:“嗐,还当什么事呢,郡主又顽皮了吧?”

        程京妤原本以为自己要解释一番,可没成想,根本不需要她解释,萧蘅就主动给她撇清了。

        她心下冷笑,是因为还没娶她,得到她爹的支持,所以萧蘅不会舍得将她往外推。

        她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怀鬼胎。

        都知道,她与大靖质子傅砚辞不和,早就到了眼中钉,肉中刺的地步。

        今天的这一切,肯定都是为了太子殿下。

        她与傅砚辞不可能有什么事。

        更何况前两日她还将傅砚辞弄进了荷塘,让他当众出丑不说,还大病一场。

        现在咳成这样,定然又是她使了什么手段。

        过生辰也不放过人家。

        萧蘅果然喝道:“大家散了吧,马上就要开席了,再给傅殿下请个太医过来!”

        这大靖质子,就是再不值钱,也不能在大境被折腾死了。

        一群人急匆匆去扶傅砚辞。

        走前,傅砚辞抬了眸。

        果不其然看见萧蘅看他时,那满是杀意的眼神。

        他猜对了,程京妤又唱了出戏。

        程京妤的视线一直跟着傅砚辞,走过转角不见人后,她才收回,忧心傅砚辞会觉得她方才是故意。

        肩上一暖,萧蘅揽过程京妤的肩,语气亲昵:“京妤,本宫知你想让他难堪,可不许搭上自己的声誉,你来日是要嫁与本宫的。”

        见此,程娇娇不禁抓紧了袖子,嫉恨压都压不住。

        程京妤不动声色地扒下萧蘅的手。

        被碰过的地方都叫她恶心胆颤。

        “殿下该去席上了,”程京妤退开两步:“京妤去换身衣裳。”

        她动作自然,可也叫萧蘅称奇。

        平日里都恨不得贴在他身上,自己勾勾手她就跟狗似的,今日怎么觉得,有些不一样?

        难不成真被那傅砚辞迷了眼?

        看来要想个办法,让程京妤更为厌恶傅砚辞才行。

        “殿下,”程娇娇见萧蘅对程京妤姿态亲昵,满心嫉妒:“姐姐嘴角都破了呢。”

        程京妤嘴角确实破了一块,被傅砚辞咬的。

        方才他气狠了,根本没有轻重。

        “这两日阿胶吃多了,上火。”程景姝冷冷掠过程娇娇,冷笑一声,“倒是妹妹,今日大冷的天,穿的如此单薄,不怕被人看了去?”

        就是在她的及笄礼上,程娇娇和萧蘅不要脸的苟合,穿着少,还不是为了勾引人!

        “可是你的衣裳——”程娇娇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我推门时,你分明在他身上!”

        ‘啪’!

        程娇娇话音刚落,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

        她难以置信地大呼:“你……你居然敢打我?!”

        “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张嘴闭嘴便辱本郡主的清誉,不该打吗?”

        程京妤说着笑了一声,那笑容轻快,但眼底粹着冷意。

        她看了萧蘅一眼,继续道:“还是说妹妹如此笃定,是要逼我嫁给傅砚辞?”

        谁得了程京妤,谁就得了大境最大武将的支持。

        “娇娇!”萧蘅果然勃然怒斥。

        程娇娇嘴一瘪,吃了个哑巴亏,还挨了一巴掌,人都要气疯了。

        “好了。”萧蘅看了程娇娇一眼,眼带警告:“京妤去换衣裳吧,宾客还等着呢。”

        他一出声,程娇娇便乖乖立在一旁。

        程京妤当没看到,她是要换衣服,却不是要去宴宾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