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与美女歌后雪中共单车

第八十九章 与美女歌后雪中共单车

        红后,宋玉琳就学会了躲避媒体的纠缠,歌迷的热情是远远的离开人们,总是不让陌生人靠近自己,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sāo动。如果不是今天的心情实在糟糕,她是绝对不敢私自一个人出来的。如果换成往常,或者换成另外一个人,宋玉琳估计早就转身就远远离开。或许张湖畔的音乐深深地打动了她,也或许是张湖畔的亲切关心打动了她,宋玉琳竟然对张湖畔这位陌生人男子产生了莫名的信任,从未和陌生男子单独相处过的宋玉琳微红着脸点了点头,发出如细蚊般的声音:“谢谢你。”

        坐在陌生男子的身后,闻着张湖畔身上的男子气息,让从未和男子如此亲密接触的宋玉琳感到一阵心跳,俏脸通红。玉臂是绝对不敢像情侣一样缠绕着男子的腰,不过就算只是抓牢坐垫,维持身体的平衡,宋玉琳的双手都不自觉地感到了一丝颤抖。虽然感到一丝忐忑不安,但在内心深处,宋玉琳似乎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安全,演唱会的烦恼也不再想起。

        宋玉琳的不安反应,让在酒吧见惯了女人大胆风格的张湖畔感到很是诧异,心里不禁暗自好笑,天下竟然还有这么脸皮薄的女人。不过内心深处却隐约中焕起了一丝怜爱之意,以张湖畔敏锐的直觉,从见到宋玉琳的那一刻起,他就发现了深藏在宋玉琳内心的忧愁,但是同时也看到了似乎弱不禁风的宋玉琳内心的不屈和坚毅。

        “我叫张湖畔,是刚才那家酒吧的服务生兼萨克斯手,你叫什么名字?”为了舒缓身后女子的紧张,张湖畔问道。

        “什么!你萨克斯吹得这么好还兼任服务生?”身后的宋玉琳不可议的惊呼道,暂时也忘记了坐在一位陌生男子身后的不安和尴尬。

        “是啊,很奇怪吗?我本来就是服务生,只是酒吧的萨克斯手回国了,我暂时顶替一下他的工作而已。”虽然知道服务生和萨克斯手的身份天差地别,不过在张湖畔的眼里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都只是世俗的一种职业。所以他很是理所当然的回道。

        宋玉琳的脑子突然陷入了震惊和不解,实在无法想象世上竟然有这样不可议的人,好好的高雅音乐不玩,好好的萨克斯手不当,却去甘愿去做服务生的工作,突然张湖畔变得很是神秘起来,本来很简单的身份变得复杂离奇起来。看着眼前的男子背影,宋玉琳不禁陷入了深。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张湖畔的问话打断了宋玉琳的绪。

        不知道为什么,宋玉琳只是稍微了迟疑一下,竟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名字:“宋玉琳。”

        “宋玉琳,嗯好名字,对了你住哪里?我好有个数。”张湖畔当然不会关心娱乐新闻,更不会关心什么歌星,影星。所以听到大名鼎鼎的冰心玉女,曾经的歌坛皇后的名字也没有引起注意,只是很随口的恭维了一下。

        在宋玉琳报出自己的名字时,其实就已经在预想张湖畔的惊讶表情,他会不会也像其他的人一样是自己的歌迷,会不会向我索要签名。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湖畔哪怕一点惊讶或激烈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口气是如此的平淡,似乎压根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虽然很希望自己欣赏并且深有好感的男人,能与众不同一点,能够像普通人一样对待自己,但是当发现张湖畔的表现未免也太平淡,太与众不同时,宋玉琳竟然感觉到难以抑制的一丝失望,有点不死心的问道:“你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张湖畔当然听出了点言外之意,身后的女孩子看来应该有点名气,可是实在想不起来啊,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当然现在张湖畔已经不是当初的雏哥,还知道打一下太极,略带尴尬的说道:“呵呵,好像在那里听说过,就是记不起来了。”

        宋玉琳本就是一位聪慧敏感的女孩,从张湖畔的前言后语中马上就意识到张湖畔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心里没有来由的一阵失望。张湖畔马上感觉到了身后女孩的心情变化,只好再次尴尬的说:“你莫非是大明星?”

        虽然宋玉琳很想说自己是很有名气的歌坛皇后,不过在一位根本就不知

        的人面前这样说,似乎有点自抬身价、吹嘘的嫌疑,很简单的轻声说道:“我是一名歌手。”然后马上转移话题问道:“你的萨克斯吹的**哦,我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萨克斯。”

        “哦,怪不得,你一见门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是一位懂音乐的人,原来你是一位歌手啊,反正现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人,你能不能清唱一首让我听听?”93b303

        张湖畔并不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多么冒昧,在他的世界观里,歌手并没有什么特别,也就跟酒吧服务生差不多,无非是工种不同而已,既然宋玉琳是歌手,请她唱歌,那至少说明自己想听她的歌,而身为歌手的宋玉琳应该感到会开心。b303

        估计全天下也就张湖畔有这样的想法,也就张湖畔敢如此随意的要求宋玉琳唱歌。张湖畔的要求,让宋玉琳听了哭笑不得,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遇到这么突兀的要求,不过稍作犹豫后,连宋玉琳都奇怪的竟然鬼使神差的坐在张湖畔后座,哼起了自己的成名曲《白云谣》。

        如黄鹂般动听的声音在张湖畔的身后响起,优美的旋律,动听的声音,歌坛天后的实力尽展无遗,不过在已经是音乐大师级别的张湖畔听来,却感觉并不是非常完美,所以听完后张湖畔并没有虚伪的说出称赞的话语,而是采取了沉默。

        宋大美女亲自单独为一个男人清唱如果传出去,肯定会成为娱乐第一条热门新闻,估计也一定会羡煞很多歌迷。虽然知道张湖畔萨克斯吹奏的如此完美,对于音乐肯定会比较苛求,所以宋玉琳本也并没有奢求张湖畔过多的赞誉。但是张湖畔的沉默,还是让宋玉琳感到了一些羞辱,难道自己的歌很难听吗?难道声音不够动听吗?竟然一句称赞的话语都不给。

        “我的歌唱得不好?”宋玉琳有点不甘心的问道。心里竟然莫名的非常期许张湖畔的否定回答,最好来个我完全沉醉在你的歌声中了,以至于忘记了说话的解释。

        “嗯,声音还可以,演唱的技巧有待提高,作品的旋律也有点缺陷!”既然人家美女问起,张湖畔也就不气地实话实说,对于一些涉及到学术xìng,技术xìng的东西,张湖畔还是比较严肃,不喜欢虚夸。就如他对武学和修真上的一丝不�一样。

        宋玉琳内心一直以实力派歌手自居,并常常以此为荣,没有想到自己演唱了一首当年的成名曲,当然也是自己最拿手的一首歌,听到的评语竟然是如此的刻薄,甚至可以说是批评,这让一直享受着万众歌迷崇拜的宋玉琳如何能够以平常心对待,羞红着脸,完全不顾玉女形象,惊呼道:“什么?你说我演唱技巧有问题,作品的旋律有问题?”

        “是的。”张湖畔当然听出了宋玉琳口气里的恼怒和不满,本来还想稍微指点一下,既然宋玉琳是抱着这样的态度,那么不说也罢,还是早点把她送到就回去吧。

        宋玉琳从来没有想到会遇见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人们众星拱月般围着她转,说尽各种阿谀奉承的话语。可是今天这位酒吧的萨克斯手先是无理的提出让自己唱歌给他听,接着又说出了如此刻薄的批评,甚至连个解释都不给。本来宋玉琳应该继续恼怒下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似乎对这位陌生的萨克斯手有一份莫名的信任,认为他说的应该是对的,或许是张湖畔在酒吧里的高超表现实在无法让宋玉琳轻视张湖畔的评语。

        宋玉琳当然感觉到了刚才张湖畔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恼怒有一丝不满,本来按照以往的脾气,宋玉琳早也就采取了同样的沉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宋玉琳还是委屈的低声问道:“那个,张湖畔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张湖畔本来就对宋玉琳颇有好感,刚才提出批评其实也有要帮助她提高的意,只是宋玉琳刚才恼怒的质疑让张湖畔感觉到有丝不快,所以采取了沉默,如今宋玉琳既然如此不耻下问,张湖畔当然也就顺水推舟的解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