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章 生死一战

第五百九十章 生死一战

        毗那夜迦毕竟是亚圣级高手,历经战斗无数。虽然认为跟张湖畔一战有些不值,但既然已经是非战不可,也就立即将一些顾虑抛掷脑后,开始正视眼前这位让他感觉到威胁的大罗金仙。

        张湖畔的目光凝重无比,亚圣级的高手绝不是他可以小视的,如果不是在花果山晋级到朱雀二星,本体实力飞涨,分身实力也有些进展巩固,眼前的人实力似乎又比普贤真人差了一点,张湖畔还真不知道这战该如何打了。

        张湖畔心念一动,火神祝融飞身站到了葛洪身边,虎视眈眈盯着脸sè苍白的红孩儿,以防这小子出手杀害云草宗的人。而本体则替代了祝融,瞬间率领其余分身布置成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本体如今本事是何等厉害,由他主阵,十二都天神煞威力猛增,不容小视。

        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瞬间成型,冲天而起的血光。将天都染成了红sè。众人眼前全是血红一片,头颅成山,血流成河的悲壮场面。耳边、脑海里都是杀戮,金铁交鸣声。实力稍微差点的云草宗弟子,脸sè顿时苍白,心神动荡,纷纷跌落于。祝融见状,取了数十块玉石,急速在上面刻划了些符篆,往空中一撒,在空中结成了一个天罗网,将西田山主峰给笼罩在法阵之下。

        毗那夜迦脸sè再变。他完全可以感到十二人一动,便有股无坚不摧,杀气冲天的恐怖力量,这是阵法的力量。恐怖的杀戮之阵。

        云中子!毗那夜迦脑海里闪过一道闪电,暗自苦笑,他还漏算了眼前这位南瞻仙君他另外一个身份是阵法宗师云中子的弟子。漏算本是没关系,亚圣级的高手,哪个不是感悟天,会一些由天奥秘感悟到奇妙阵法,但问题是眼前这位南瞻仙君他阵法造诣明显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一代宗师的境界,这就不是他毗那夜迦所能比拟了。

        张湖畔手握虎魄神刀,刀锋直指毗那夜迦,虎啸声隐隐响起。

        毗那夜迦满脸凝重的举起了他手中的金刚忤,金刚忤头上的挂钩在空中摇颤,互相撞击。发出的清脆声音,竟然会让人产生奇怪的幻觉,似乎那不是金铁交鸣声,乃是男女交欢的靡靡之音,勾人心魄。金刚忤上雕刻着的yin秽图片似乎突然活了过来,摆弄着让人yù罢不能的诱人姿势。

        张湖畔心神一颤。久已经不出现的九天玄女美妙**,在这一刻又重新复活,在他眼前摆弄着雪白的翘臀,私密处若隐若现,无比诱人。

        毗那夜迦见状,两眼闪过一丝惊喜,他没想到张湖畔这样的人物竟然会经不起自己的靡音蝶舞,却不知道张湖畔乃是见过了九天玄女这等仙界奇女的**,在灵魂深处留下了她的勾魂身子,被他那靡音蝶舞给激醒了。

        不过正也是毗那夜迦两眼的一丝惊喜。导致的细微波动让神念无比强大的张湖畔猛然惊醒,心神一凛,吓出了一身冷汗。

        怒吼一声,虎魄神刀终于率先出手。

        毗那夜迦微微变sè,他没想到张湖畔的反应竟然如此快,举起了自己的金刚忤迎击而去。

        锵!锵!虎魄神刀连续两次击打在毗那夜迦的金刚忤上,发出震天的响声。

        集阵法之威力,集众人之力道,张湖畔那一刀可以说刚猛无比,势不可挡,毗那夜迦虽然力大无比,法力无边,却也连连退了两步,两手震得发麻,满眼骇然。

        不过毗那夜迦毕竟乃亚圣级人物,张湖畔跟他差了一个鸿沟般的差距,虽然毗那夜迦实力不如普贤真人,但仍然震得张湖畔包括他的十一个分身血气翻腾,向四周飞退开来,不过阵法之式犹存,丝毫不见混乱,虎魄神刀仍然笔直对准毗那夜迦。

        葛洪见状激动万分,悬着的心微微放下,形势比葛洪想象中还要好上很多。南瞻仙君看情形虽然仍然稍差一筹,但毗那夜迦想要完败南瞻仙君不付出一定代价是不可能的了。至于杀了南瞻仙君,除非毗那夜迦肯付出落下半死不活下场的代价,否则休想了。刚何况高手过招,丝毫不可出差错,一筹之差,谁胜谁负也很难说清。

        竟然被云中子的弟子给逼退两步,毗那夜迦在震惊的同时,也终于有些恼羞成怒,今天要不扳回点面子,他毗那夜迦的脸算是丢在这里了。

        吼!毗那夜迦也是怒吼一声,再也不顾什么身份,发起了反攻。

        亚圣级高手暴怒出手,真是排山倒海。整个空间动荡,金刚忤所过的空间竟然被绞碎,发出刺耳的声音。整个空间似乎以毗那夜迦为中心,向四周爆炸开来,威力巨大的让人瞠目结舌。

        葛洪等人虽远远观战,仍然毛骨悚然,暗想如果自己面对这样恐怖的攻击,早就不知道被击飞到哪里去了。

        红孩儿也是满脸惊骇,与死神擦肩而过,让他终于开始正视起自己。在这等威力面前,他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有火神祝融仍然一脸平静。如果本体伙同十一个分身,集上古凶阵。连一招都接不下来,那么这战根本就无法打了,还不如趁早提了葛洪,落荒而逃来得干脆。

        吼!张湖畔浑然不惧怒吼一声,再次挥出一刀,刀锋在空中不停穿梭,没有毗那夜迦那般威猛,那般恐怖。原本凶悍无比的虎魄神刀此时充满了飘逸,犹如温柔的流水。

        如果说以前张湖畔在亚圣绝对的力量面前,武技能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他除了落荒而逃没有第二种结果。如今他实力大涨,集着阵法的威力,终于拥有了可以正面摇撼亚圣力量的资本了。但是大罗金仙与亚圣间的法力、绝对力量的差距毕竟还是很大的,如今的张湖畔无非取得了跟亚圣正面对决的入场券而以,如果他傻乎乎的每招都跟毗那夜迦硬碰硬,那么毫无疑问,他的落败将转眼间就到来。

        张湖畔会这么傻吗?当然不会,在他跟毗那夜迦硬碰硬了一次之后。他便知道两者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但这个差距不再是无法逾越。他可以通过阵法,通过武道来弥补。就犹如当年孙悟空凭着他强大无比的战斗意志,不可衡量的战斗技巧,硬是以大罗金仙之境界,堪比亚圣。如今张湖畔虽然比当年的孙悟空差了些,但是凭着阵法,借着武道,他也终于迈出了这一步,他与亚圣间的差距不再是不可逾越!

        虎魄神刀犹如鱼儿在毗那夜迦面前游荡不定,充满了诡异,让毗那夜迦刚猛无比的一击变得有些迟疑,有些举棋不定,失去了势如千军万马的威势。

        锵!锵!

        神刀与金刚忤再次撞击在一起,一种犹如击打在棉花上的挫败感让毗那夜迦郁闷无比。

        张湖畔胸口犹如被巨锤重重的击中,,但以柔克刚缓冲脱卸了很大一部分力量,让张湖畔不像第一次一样血气翻腾。

        毗那夜迦脸sè铁青凝视着张湖畔,他的主动一击竟然无功而返!

        “你果然有些门道!”毗那夜迦冷冷道。

        张湖畔刀锋仍然遥指毗那夜迦,戏谑道:“你也不差!”

        毗那夜迦再次举起他的金刚忤,金刚忤在他的手中嗡嗡作响,在风中战栗!

        张湖畔的脸sè变得凝重无比,刚才无非各自探了下对方的底细。现在才是战斗真正的开始。

        满天的金刚忤罩住了天上下,狰狞的忤头犹如巨山砸向包括张湖畔分身在内的每一位人,毗那夜迦露出无比狰狞的笑容。

        就算无法立刻拿下南瞻仙君,他也要先废掉一些分身!

        每一个金刚忤都不是虚幻的,而是实实在在的。

        张湖畔似乎无处可逃,至少实力相差一大截的分身无处可逃!

        只是上古凶阵十二都天神煞大阵难道只是徒有虚名?

        吼!吼!吼!

        十一个分身包括张湖畔的本体仰天怒吼,吼声响彻天。十二道血光种田而起,在天间不停旋转,不停变化,结成了密密麻麻一层叠着一层的血网!

        血网上血光波动,无比恐怖的杀戮气势冲天而起!

        噗!噗!噗!

        金刚忤淹没在血光之中,仍然势不可挡砸向血网,血网犹如弹xìng十足,粘xìng十足的蜘蛛网,虽然被金刚忤击破,但却让金刚忤再不复刚才的威猛。

        锵!锵!锵!

        十一个分身毫不犹豫将铁拳挥向强弩之末的金刚忤,发出震耳的声音,然后个个被震飞,甚至除了帝江和共工所有分身都喷出一口jīng血,亚圣的全力一击果然不是盖的,哪怕已经被削弱了很多。

        后一忤还没落下,而此时张湖畔身上的玄武盔甲猛亮起无比耀眼的光芒,浩瀚的星云在他的身上不停盘绕着,他的虎魄神刀没有迎向正砸向自己,威力最猛的最后一忤,而是双手握刀,挥刀直接攻向毗那夜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