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怒火

第五百八十八章 怒火

        势卷浓烟,弥天极,一碰到漫天的法宝,便劈里啪那些法宝竟然件件就像干柴碰到了烈火,烧了起来。

        那些最厉害也就金仙的弟子何时见过如此厉害的神火,个个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是好。

        葛洪见状也是大吃一惊,知道这红孩儿不负盛名,有这等神火护身,除非自己舍得让自己的门人用生命来耗尽他的神火,否则只能自己堪跟他对砍,怪不得这红孩儿如此大胆,在自己的盘都敢如此放肆。

        葛洪哪里舍得自己的门人送死,大喝一声阻止了门人,无奈下捏碎了玉符,向张湖畔发出求救信号。

        那些门人见无法参加到葛洪和红孩儿之战,便纷纷将怒火发泄到朱宸身上。

        这朱宸却也是个狠角sè,甚至功力比吕梁还胜上一些,见这么多人围攻,丝毫不畏惧,将手中的万兽幡往空中一抛,便有千万猛兽从万兽幡中咆哮着冲了出来,那猛兽不死不灭,又凶狠无比,数量又多,竟然跟葛洪众多门下斗得旗鼓相当,不时可以听到凄厉的惨叫声和猛兽的暴戾咆哮声响起。

        葛洪耳边不时听到门人的惨叫声,心急如焚,偏偏被红孩儿缠住,丝毫分心不得,否则他必被红孩儿的五昧神火所伤。

        红孩儿有五昧神火在身,已经立于不败之,越打越是兴奋,神态轻松自如,不时向四周放放火,而葛洪却也只能干瞪眼的份。

        数万年的基业,数万年辛苦栽培的药山看着被烈火给焚烧,葛洪的心都在滴血。恨不得不顾那烈火,跟红孩儿近身厮杀,一泄心头之恨。

        “哈哈,葛洪知道本大王厉害了吧,乖乖投降本王,说不定本王就饶你们一命,否则今rì本王必用神火将你们通通烧死。”红孩儿得意大笑。

        “放你娘的狗屁!”葛洪怒极,也顾不得身份,粗话都骂了出来。

        红孩儿闻言暴怒。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么本王便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五昧神火!”红孩儿怒喝一声。口中念念有词,整个人竟然燃烧起熊熊烈火,再也看不到他的人影。

        漫天都是大火,铺天盖向葛洪的门人冲杀而去,却是红孩儿见一时奈何不了葛洪,准备先拿他的门人出气。

        葛洪看着漫天的火光向自己的门人席卷而去,两眼赤红。几乎都要滴出血来。可是如今红孩儿的本体已经没入了烈火之中,就连葛洪也拿他无奈,只能远远拿起自己的法宝烈焰青炉,就算牺牲了这个法宝,也得阻止红孩儿。

        朱宸见红孩儿打来,暗自骂了声疯子,没命收起自己万兽幡,赶紧躲开。而云草宗的众弟子见状,知道那火厉害。个个也都四处逃窜。

        只是大罗金仙出手,岂是他们说逃就逃的,已经有不少弟子被火势波及,痛苦跌落大。在上痛滚。眼看那火就要吞灭数百成千的云草宗弟子,突然空中猛响起无比威严的声音:“红孩儿,放肆!”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漫天的大火犹如受了巨大的牵引力,纷纷朝远处天空汇聚而去,犹如一条火龙飞翔而去。

        没了大火,瞬间红孩儿便显出了本体,脸sè煞白,目光怨毒无比,偷偷捏碎了块玉符。

        火龙就像乖巧的蚯蚓在张湖畔的手中来回盘旋。张湖畔脸sè寒霜,目光冷冷盯着红孩儿和朱宸。也不言语,张嘴便将火龙给吞进了肚子。如今张湖畔体内也有朱雀神火,红孩儿先天火源刚好让他进补。火龙一入体,小宇宙内的朱雀七星立刻便亮了一亮。

        红孩儿的脸sè更是煞白,张湖畔不仅克得他死死的,就连他的先天火源,他都敢吞吃,可以说红孩儿这次还没跟张湖畔交手,已经被张湖畔吞走了一部分能量。

        红孩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张湖畔神奇的控火,虽然还是难免被震撼,但总算还是能接受。

        葛洪等人却看得几乎连下巴都了下来,甚至被火烧着的云草宗弟子此时也浑然忘了疼痛,看着眼前不可议事情。如果那火这么容易制服,自己等人还须这么痛苦吗?还需四处逃窜吗?

        张湖畔的目光仍然冷冷盯着红孩儿和朱宸两人,手却不嫌着,取出了六翠灵竹,在清息碧瓶中沾了些甘露,往天上一洒,天上便下起了点点雨滴,落了下来。那熊熊烈

        见此雨便纷纷息了,被烧焦的大甚至开始恢复了生烧掉根部的仙草灵药开始抽出了嫩叶。众人身上火也被浇灭了,灼伤的伤口以眼目可见的速度纷纷愈合。

        这等神乎其神的事情,再次震撼了众人,葛洪心里暗暗感叹,自己果然没跟错人!

        “红孩儿,你一而再与本仙君过不去,你是否认为本仙君杀你不得?”张湖畔一字一句冷冷说道,目光中充满了杀机,这次张湖畔真的是动了真怒了。他不去找红孩儿麻烦,已经算是够给牛魔王的面子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跑到自己的盘撒野,差点将自己新召的天君老窝给烧个jīng光。

        红孩儿的目光一触张湖畔的目光冷冷打了个寒战,他隐隐发现现在张湖畔似乎比以前又厉害了不少,厉害到让人心惊胆寒。不过他自恃已经发出了信号,毗那夜迦就在南瞻洲西南部一个方采yīn补阳,寻欢作乐,隔这里不过数千万里,赶来不过瞬间的时间,心里总算踏实一点,不过他仍然不敢正视张湖畔的目光。

        接着张湖畔将目光转到朱宸身上,葛洪已经告诉他朱宸是何来。

        张湖畔手中蓦然多了把狞厉的虎魄神刀,刀尖直直指着朱宸,冷声道:“吕梁在本仙君的仙君府冒犯了本仙君,本仙君一刀取了他的xìng命。今rì你冒犯了西田天君,本来也该一刀取了你的狗命,但考虑到还要留你一条狗命回去送信。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就留下一条手臂吧!”

        张湖畔犹如高高在上的天神,威严给朱宸下了判决书,似乎朱宸只是阿猫阿狗,根本轮不到他来提什么反对意见。

        让人避恐不及的五昧神火,在张湖畔的手里跟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这等骇人的景象早就将朱宸吓得掉了魂,张湖畔虽未战却已经在他心里烙印下不可战胜的高大形象。此时凌厉的刀刃散发出来的杀气又紧紧锁定住了他,朱宸虽然也是大罗金仙,却感觉到浑身发寒,两眼无法控制流露出恐惧的目光。

        “云、云明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朱宸讲这些话的时候竟然牙齿有些打颤。

        ―

        张湖畔脸sè一寒,目光杀机一闪,轻蔑道:“哼,这句话该是本仙君来说吧!”

        说完,张湖畔也懒得再�嗦,高高举起虎魄神刀向朱宸杀去。朱宸只比吕梁厉害了一点点,当年张湖畔一刀杀了吕梁,如今只是取朱宸一只手臂,在朱宸完全散失了战意的情况下,还不轻而易举。

        一刀下去,便听到朱宸惨叫一声,一只手臂高高飞去,化为点点滴滴,散落大。

        “回去告诉长耳定光,不要再来惹本仙君,否则就算他本人亲来,本仙君也誓要杀他!”张湖畔杀气冲天,声音寒彻如冰。

        朱宸抱着断臂,头也不回就走了。这个杀神不是他朱宸能抗衡的,就算他师父亲临也不一定能击败他,今天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看到张湖畔一刀便利落将一人独扛众人的朱宸给劈掉了一只手臂,何等威风,何等豪壮!葛洪的十多位得意弟子总算明白了葛洪为何选择投靠南瞻仙君。

        这等人不投靠,又投靠何人?

        朱宸走后,张湖畔又重新将目光转注到红孩儿的身上。没了五昧神火相助,红孩儿也不过就是另外一位朱宸而已,张湖畔要他死,他便得死!

        在阳光下反shè着寒光的刀刃让红孩儿心里发颤,虽然知道毗那夜迦随时就会赶到,但他心里还是抖个不停。这一刻他才发现死亡原来离自己是这么近,生命在这一刻完全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眼前这位自己数次想除而后快的男子手里。

        靠山硬不是发拽的真正凭借,只有自己硬才是发拽的真正凭借!这一刻红孩儿才开始后悔不听从牛魔王的劝告,忠言逆耳,只有真正的亲人才会讲出逆耳的话。

        吼!张湖畔的目光寒光一闪,杀机迸发,虎魄神刀高高举过头顶。红孩儿的行为已经到了张湖畔忍耐的极限,他要杀了他!